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
        1. 恐怖懸疑驚悚推理小故事系列65:【夜訪者】

          2021.6.24 懸疑故事 376

          夜訪者

          在一個平靜的夜晚,我插上書簽,把夜讀的書本放到一邊。準備熄燈睡覺。

          這時門外傳來急促的叩門聲,我只好重新披上睡袍踩著棉拖鞋走向玄關。

          “是哪位???”

          我透過貓眼往外看,外面是一雙驚恐的眼睛,面部其他地方被圍巾裹得嚴嚴實實。

          “比爾醫生!請您開開門,我找您有急事!”

          他說著拽下了圍巾的一角,漏出他的下半張臉。

          “您是…?”這張臉我似曾相識??晌乙粫r想不起來了。

          “麻煩您,能開門讓我進去嗎?外面怪冷的。”

          我將門栓摘下,外面寒風肆虐,他迅速溜進屋子,然后警惕地往門外觀望一圈后才把門合上。跟做賊似的。

          “這么晚來找我,您有什么事嗎?!?/p>

          我把他的摘下的圍巾和帽子掛在衣架上,拿出一雙棉拖鞋給他,他不停地拍打著衣服上的積雪。

          “真是抱歉,這么晚還來打擾您?!?/p>

          “有什么事進來說吧”我邀請他走進更暖和的客廳。

          他靠著客廳的壁爐坐著,我用壺里剩下的熱水泡了一杯熱茶遞給他。

          “謝謝?!?/p>

          他接過茶,并不著急喝,而是捧著杯子暖起手來。

          “說吧,您這么晚來找我有什么事?!?/p>

          他把杯子放回桌上,摩拳擦掌著,似乎難以啟齒。

          “抱歉這次這么晚來打擾。我知道你是這片地方最博學的醫生。所以我才連夜趕過來找你?!?/p>

          “您哪里不舒服嗎?”我帶上老花鏡,眼前這個人面色慘白,明顯是寒風和驚嚇導致的。

          “我可以告訴您,但您得保證。不要告訴其他人?!彼哪抗馊缤@弓之鳥般忐忑不定,即使是在我溫暖的家中他還是抑制不住地顫抖,我覺得他是真的嚇壞了。

          “我答應你?!蔽艺f,“現在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把你嚇成這個樣子?!?/p>

          “我…我叫胡登。我是一個木匠。我和我的妻子一起住在郊外的一棟小民宅里。在我家后院里有個作坊,我妻子給我打下手,我倆白天干活,晚上休息,每天周而復始?!?/p>

          “一直到三天前的下午,我和我妻子在工坊里趕制一批家具,干到一半的時候,我去屋子里取新的刨刀,她那時正趴在木板上釘釘子,當我在儲藏室里找刨刀的時候,突然聽見窗外傳來妻子的一聲慘叫。我趕忙跑下去,看到她正一動不動地趴在桌面上,鮮血順著桌腿一直流淌到地面?!彼f到這里的時候眉頭痛苦地擰作一團,表情幾欲哭泣。

          “固定在桌旁的那臺圓木鋸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居然自己啟動了,鋸片上血沫橫飛。我發誓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當時驚惶萬分,立刻跑上去把插頭拔掉。然而為時已晚,我的妻子早就已經沒有了呼吸。她的尸體…幾乎被攔腰鋸成兩截?!彼唤_始低聲哭泣,“我當時很害怕,不忍看她這副慘狀,于是拿了一塊桌布把她的尸體蓋了起來。打算第二天坐車到城里去報警。然而可怕的事情發生了,第二天我醒來,發現她居然正安靜地躺在我的枕邊熟睡。我當場被嚇得魂飛魄散?!?/p>

          他的經歷讓我大吃一驚,我從茶幾下摸出記事本埋頭記錄?!叭缓竽??”我等著他繼續往下說。

          “我發誓我沒有看錯?!彼难凵癫话捕挚斩?,手指緊緊地糾纏在一起?!八菚r就背對著我,我甚至能聽見她的鼻息。我悄無聲息地下了床,迅速跑到工坊里看個究竟?!?/p>

          “不見了!”他攤開雙臂,瞳孔驚恐地在眼眶中跳動?!白蛱爝@么大一具死尸,那么大一攤血,都不見了。假若我的妻子死了,那躺在我枕邊的人是誰?我嚇得兩腿發軟,立刻拿了一根撬棍,回到房間里準備結果了她??墒巧系郯?!我和她朝夕相處了幾十年,我實在下不了手!在我猶豫的時候她恰好醒了,我只好作罷,立刻把撬棍藏到背后沒讓她發現。后來我決定先暗中觀察她,我們當天一起吃了早飯,然后又一起把剩下的工作趕制完畢了。她跟往常別無二致,就好像昨天的那件事從來沒有發生過。我甚至懷疑我是不是做了個噩夢?!?/p>

          不得不說,我從醫幾十年,這么離奇的故事我還是頭一回聽說,如果是以前我可能會把他當瘋子轟出去,但現在的我更愿意花點時間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如果她真的那么正常,那您何必又急匆匆地來找我呢?!?/p>

          “不瞞您說,比爾先生。我多希望這只是個噩夢。本來我已經打消了疑慮,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讓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在她睡著之后趕來找你。昨天半夜我正在床上睡覺,忽然聽到一陣劇烈地磨牙聲,我納悶地想回頭來看是怎么回事,轉過身來正好和她四目相對,差點沒把我嚇死。老天!她當時還在睡覺??!她瞪著那雙黑洞洞的眼睛,嘴里邊咬牙切齒,鼻中呼出的氣體冷得讓人毛骨悚然。那形象真的如同是一具死尸。而且在她腰際的薄紗裙下,在她腹部被被齊腰鋸斷的地方,我隱約可以看見一條針線縫合的印記。我害怕極了,捂住嘴努力不讓自己尖叫出來,立刻轉身裹在被子里,一直等到天明才敢重新睜眼。我意識到這不是假象,必須得尋求幫助了,所以才這么晚逃出來找你?!?/p>

          我皺緊眉頭,筆帽支著下巴,全神貫注地思考著他所描述的過程。

          “醫生,他們說你是這一帶最博學的人了。您說,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救救我吧?!蹦强蓱z的家伙用哀求的語氣問我,我想我應該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這件事情非常離奇,我沒辦法妄下定論。這樣,你把你的電話留下,我要是有什么頭緒會立刻通知你?!?/p>

          他臉上喜笑顏開,但隨即又開始犯愁?!翱墒俏摇瓫]有電話?!彼y為情地說。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從他的衣著來看他的家境應該頗為窘迫,不像是有私人電話機的人。

          “這樣吧,我把我的電話號碼留給你”。我撕下一張便簽寫下家里的電話?!叭绻竺嬖儆惺裁礌顩r,電話聯系我?!?/p>

          他把號碼紙折疊起來放在上衣里側的衣兜里,激動地對我表示感謝。彼時外面已經夜深了,隆冬的雪還在簌簌落下。我害怕他來不及在妻子醒來之前回到家中,于是催促他趕緊回去。

          “對了,比爾先生。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彼贸鲆粡埣??!斑@是我昨天白天的時候畫的。這是她在睡覺時我在她眼中看到的圖案。我覺得這個線索可能對你會有幫助?!?/p>

          我拿過紙來一看,是兩個重疊的六角形,中間畫著日與月。

          “我知道了,趕快回去吧!”我把他送上馬車,目送他沿著小路隱沒在雪景中。才拿著他留下的圖紙回屋里。

          第二天中午,吃過午飯后我總是靜不下心,忍不住拿著昨天的聊天記錄反復端詳,翻遍了書架上的書籍仍舊毫無頭緒。我想起了我一個見多識廣的好朋友薩莎,也許她會知道些什么。于是我打電話聯系她,并把事情的由來一五一十跟她說了。

          “死者復生?這種鬼話你也信?!彼_沙在電話里直白的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她肯定覺得我腦子秀逗了。

          “我感覺他不像是來找我尋開心的。你知道昨天晚上多冷嗎,連蜘蛛網都被凍僵了。 他不會冒著得肺炎的風險半夜跑來編故事的?!?/p>

          “也是,但實在太過不可思議了。你剛才說他臨走前給了你一張圖案。是什么圖案?”

          我把紙條上的圖案給薩莎描述了一遍。

          “明白了?!彼_莎說?!拔視囍鴰湍阏乙幌逻@個圖案的來源。如果有什么新發現再聯絡吧?!?/p>

          “好的,謝謝?!蔽曳畔码娫?,決定把這件事情先放到一邊。但每到閑暇的時候,又總是掛念著這件事情。不自覺的開始等一個電話,或是胡登打來的,或是薩莎打來的,總之我的好奇心日益膨脹,很想知道這事情的背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直到事隔一個月后,我終于接到了胡登打來的電話。

          “你好,是比爾醫生嗎?”久違地聽到胡登的聲音,讓我的精神為之一振。

          “是我?!蔽野茨筒蛔〖?,卻又不禁暗自緊張起來?!昂窍壬?,找我有什么事嗎?”

          “哦,沒什么大事,就是想來向您解釋一下?!?/p>

          “解釋?您指的是?”

          “就是上次我夜訪您的府邸那次,抱歉啊,上次是我喝醉了酒,不知怎么的就跑到您家里冒犯了您。您可千萬別記在心上?!?/p>

          聽他這么一說,我的心里不由得一空。不過話說回來,那天他裹得密不透風,盡說一些聞所未聞的話,確實像醉酒后的胡言亂語?!昂茸砹司??那您那天晚上跟我說的那些事情也是醉酒之言咯?”

          “嗨,醉鬼說的話您也信嗎。您就當我撒了個酒瘋,吹了頓牛。您應該沒把我鬧的笑話說出去吧?咳咳?!?/p>

          我還真說給薩莎聽了,我心想。但我決定隱瞞這件事。說話的當間,我聽見他時不時在咳嗽,于是決定轉移話題?!爱斎粵]說。唉,我聽您一直在咳嗽,最近是身體不舒服嗎?”

          “沒事,風寒咳嗽而已,興許是我昨天出去喝酒著涼了吧?!?/p>

          “不能掉以輕心,要注意保養好身體?!苯又铱谑鼋o他一個治療風寒的藥方。他表達完感謝之后對我說,“醫生先生,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您記一下,以后咱們還能時常聯系?!?/p>

          “你有電話了?”聽到他這么說我頗感訝異,畢竟電話還是個稀罕物件。

          “是啊。私人電話機確實方便。不瞞您說,現在我的事業已經今非昔比啦?!彪娫捓飩鱽硭实男β?,看來他是完全從以前的陰影中走出來了。我又跟他短暫寒暄一陣后,便掛斷了電話。

          不得不說,掛斷電話的時候我對這個結局還是倍感失望的。當在行業里習慣了墨守陳規,你就會開始期待有新的事物打破舊有的觀念。然而現實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光怪陸離的奇聞。

          半年后,生活一如既往,我也幾乎淡忘了這件小插曲。直到后來一通始料未及的電話,徹底改變了我的想法。

          那時我正在家里享受下午茶時光。我戴著老花鏡坐在沙發上讀書,電視機正在播放著搞笑節目。水壺里的水燒開了,我起身提起水壺準備泡茶,這時候飯桌邊上傳來急促的電話鈴聲,鈴聲催促著我走過去拿起電話。我剛把聽筒放到耳邊就聽到薩莎焦急的呼喚聲。

          “比爾,你在嗎?”

          “在,怎么了?!蔽沂种械乃畨剡€在咕嚕嚕直響。

          “你記得你上次跟我說過那個妻子死而復生的人的事嗎?!?/p>

          “記得啊。怎么了?”我這時才想起來,我忘了告訴她對方的回信了?!芭?,薩莎,忘了告訴你,他之前回電給我了,他說他那天晚上喝醉酒了,于是跑到我家胡言亂語來著?!?/p>

          “哦!那他喝的一定是假酒。因為他說的八成都是真的!”

          我眉頭一皺,放下水壺?!笆裁匆馑??”

          “記得你給我描述過的那個圖案嗎?我找了,找了很久。你猜怎么著?真的讓我找到了!這個圖案來源于貝南的一個古老的巫毒詛咒!”

          我的腦中一團漿糊,一時間反應不過來?!笆裁??巫毒詛咒?”我望向客廳的電視,這時電視臺里正好在播放一檔魔術表演秀。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舞臺上。我脫下老花鏡仔細一看,是胡登。

          我突然想起來次見他的時候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怎么回事了。這個胡登,他本名并不叫胡登,也不是什么木匠。大約三十年前,他是紅極一時的魔術表演家,那時他的名氣幾乎家喻戶曉??上Ш髞黼S著年齡增長和技藝的退步逐漸沒落,以至于最終銷聲匿跡。如今看見他再次以魔術師的身份出現在舞臺上,不禁給人一種恍若隔世的錯覺。

          “比爾!你還在聽嗎?”薩莎多次呼喚后,我才反應過來她正在叫我。

          “我在聽,怎么了?”

          “你上次說,他是在他妻子的眼睛里看到這個圖案的是嗎?”

          “是的?!?/p>

          “好。你現在立刻聯系他,叫他趕快離開他的妻子。帶有圖案的裹尸布;死者復生;還有眼中的咒印,種種跡象表明詛咒已經發動了!他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

          舞臺上的舞娘們結束了開場秀,魔術正式開始了,工作人員把套在箱子里的他的妻子推上舞臺?!昂恰本o了緊白色手套,準備開始電鋸活人的表演。

          我這時才恍然大悟。他騙了我!他的妻子根本不是意外身亡,而是他故意鋸殺的。他之前之所以來找我,是因為懼怕詛咒帶來的后果。但是他受夠了被埋沒的日子,于是他決定鋌而走險。如今他如愿以償了!現在站在舞臺上的他儼然是一顆魔術界的明日之星!

          “我現在可能聯絡不上他?!蔽铱粗娨曃枧_上閃爍的燈光和噴射的火焰百般無奈?!叭绻F在沒辦法離開結果會怎么樣?”

          “這是個非常古老的巫毒詛咒,根據古籍記載,祭品的靈魂會被封印在地獄成為惡靈,它會源源不斷地吞噬宿主的壽命作為養料,從而實現不死之身。但是不死是有限度的,如果宿主的壽命不足以維持,那么到了祭祀的最后…”

          電視里的主持人大聲喊:“朋友們,讓我們一起來見證奇跡吧!”全場的氣氛被推至點。電鋸落下的瞬間,現場引起了一陣驚叫。然而預料中的奇跡并沒有發生,取而代之的是死一般的沉寂和箱縫間滲出的大量血跡,種種異常讓恐慌開始在觀眾席中蔓延。胡登在舞臺上背過身去,肩膀不停地顫抖,他正在劇烈地咳嗽,而且越來越劇烈。我的老天,他甚至都快站不穩了。

          “最后會怎么樣?”我急切地追問薩莎,眼睜睜地看著舞臺上的胡登咳出一口鮮血。

          “最后‘宿主和祭品的肉體都會肝腸寸斷而死,靈魂墜入無邊地獄,成為死神永遠的奴隸。永世不得超生?!?”

          胡登在臺上東跌西撞,撞倒了身邊的道具,現場一片混亂,他捂著肚子跪在地上大口地嘔著鮮血,緊接著雙手從口中往外拉扯著什么,直到拽出一塊還在收縮著的淺紫色肉團,我差點沒背過氣去,那居然是他的肝臟,隨后是脾胃,最后是一整根血淋淋的腸子。他終于掏空了自己,腦袋一歪,一頭栽倒在舞臺上,栽倒在他吐出的一片狼藉中,干癟的軀干儼然只剩下一副皮囊。

          現場已經演變成了一場大災難,人們在混亂中奔跑和尖叫。我隱約可以看出舞臺上流淌的血跡構成了兩個重疊的六角形。又是那該死的印記!我居然會對這種可怕的事情感興趣,心中不由得后怕起來,我快步走近電視機想把它關掉,可任憑我怎么摁電源鍵都毫無反應,最后我不得不拔掉電視插頭讓它安靜下來。然后走回去接著和薩莎通話。

          “薩莎,那個叫胡登的男人…他死了?!?/p>

          “死了?什么時候?!?/p>

          “就在剛才。天哪,我真不該管這檔子事?!蔽野盐覄偛旁陔娨暲锟吹降?,還有我的推斷都講述給她聽。薩莎聽完之后沉默了一陣,然后用非常嚴肅的語氣問我:“比爾,老實告訴我,你跟那個叫胡登的男人有沒有過什么親密接觸?!?/p>

          “親密接觸?沒有,他當天來的時候裹得嚴嚴實實,我沒有機會接觸他?!?/p>

          “那就好?!彼_莎松了一口氣?!斑@是個血祭詛咒,是以血液為媒介傳播宿主的,幸好你沒有接觸過他?!?/p>

          聽她這么說,我不禁感到后背發涼,試圖探尋禁忌的秘密,險些讓我付出生命的代價。

          掛掉了電話之后,水壺里的水依舊滾燙,我心中空落落的,提起水壺走到桌邊準備繼續斟茶,忽然想起那晚胡登留下的圖紙還在抽屜里,必須把它給處理掉。

          我走到書桌前,從抽屜里將圖紙取出,想到它馬上就要付之一炬,我忍不住戴上老花鏡再看它最后一眼。不同于隆冬時的嚴寒,如今正值盛夏時節,圖案上的色彩顯得越發艷麗。手指不經意間的一拭,居然暈開了圖紙上的紅色墨跡,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這圖案是由血液畫就的。

          “咳!”

          伴隨著肺部的一陣痙攣,咳嗽的余音在房間里蕩開,這聲音叫我驚心動魄,搖搖欲倒。

          只不過是風寒。我這樣安慰自己,將紙團投進火爐,轉身走進了臥房。

          午夜精品福利在线导航小视频_国产成人亚洲欧美一区综合_人妻系列日韩心得_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无码

          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