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
        1. 日本短篇懸疑推理小說《第二個目標》在線閱讀

          2021.6.8 懸疑故事 582

          作者:西村京太郎

            (一)

              從新宿向西延伸的N電鐵的末班電車,在凌晨零時四十五分離開新宿。

              這班電車經??蜐M。

              乘客也幾乎都是那些人,有喝醉酒的公司職員,一身香水味的女服務生,以及滿臉倦容的年輕人。

              盡管打從新宿出發時已客滿,可是,每過一個站,乘客就減少一點。

              由於這是末班車,途中沒有乘客上車,所以在半路上車內就變得很空。

              在末班電車上所看到的稀奇古怪的事情,也都是從半路開始發生。

              醉漢開始嘔吐,吐得滿地都是穢物,其他乘客則閉目養神,一副事不關己的神態。

              那晚,N電鐵的末班電車也發生同樣的事情。

              在抵達終點站K站時,連結六節車廂的這列末班電車只剩下幾個乘客。

              電車一開進月臺,醉漢不知生氣什麼的站起來,閉目養神的乘客也睜開眼睛,準備下車。

              車門一打開,乘客紛紛的下車,不過,有時會有乘客在車內睡著了,或一下車就醉倒在月臺上,把睡著的乘客叫醒過來,照顧醉倒的乘客是車掌和站員的職務。

              車掌鈴木跟平時一樣,從最後一節車廂開始巡視,用報紙把醉漢所吐的穢物拭乾凈。

              “希望今晚沒有乘客在車內睡著?!?/p>

              他一面這麼想,一面向前面的車廂巡視著。

              “還是有?!?/p>

              鈐木感到有點失望的走到用報紙蓋住臉,一動也不動的乘客身邊。

              “如果是喝醉酒,那就比較麻煩點?!?/p>

              一面這麼想,一面想出聲叫醒那個乘客的鈴木,突然停住腳步。

              就在那一瞬間,他的眼睛驚嚇得如同銅鈴那般大,原來他發現打從攤開來的報紙正中央露出刀柄。

              他一時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連連搖了幾下頭,可是,非但沒有把刀柄搖掉,而且眼見之間,報紙被染成紅色。

              此外,還從那個乘客的兩腿間,“叭噠”“叭噠”的滴下血來。

              染滿血的報紙好像承受不住重量般,斷成兩半掉下來,露出一張蒼白的臉。

              那是死人的臉。

              (二)

              尸體被移到電車的地板上。

              流出來的血把毛絨座椅染成紅色,地板也被污血弄臟,血很快就乾掉。

              那個乘客大約四十來歲,藏青色西裝領子別了一枚公司的銀色徽徽章,如今他一死,那枚徽章也變得毫無價值。

              十津川刑警蹲在體的旁邊檢查西裝口袋。

              里面有一只放了一萬六千元鈔票的錢包和定期票。

              那是在新宿轉車,前往地下鐵大手町的定期票,票夾里面有T物產公司的職員證。

              T物產公司是一家很有名的商業公司。

              職員證上的名字是阪西宏,年齡叁十八歲,住在位於這個車站北方叁百公尺的公共住宅。

              “立刻通知死者的家屬?!?/p>

              十津川把定期票交給跟他一起來的刑警中的一人。

              “兇手竟然想到用報紙阻止鮮血濺出來?!?/p>

              宮本刑警皺著眉頭,向十津川說道。

              宮本是個少有笑容的人,由於在他那張黝黑的臉上有豎條皺紋,就扇面一樣,所以被取了一個綽號:團扇。對十津川來說,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伙伴。

              “你是說兇手是殺手?”

              “目前還不敢說是,只能說兇手的手法很高明,這種殺法實在乾凈俐落,或許兇手因自己干得好,現在正感到沾沾自喜呢!”

              宮本刑警噘著嘴巴說道:“還沒有調查完嗎?”

              站長進入車內向十津川一行人說道:“這節車廂要開進車庫,如果還想調查的話,能否把體抬上月臺調查?”

              “請再稍等一下?!?/p>

              當鑒識課員拍好照片後,才把尸體搬到月臺。

              不久,被害者的妻子被年輕的刑警帶到。

              “這位是阪西孝子女士?!?/p>

              那個年輕刑警向十津川報告道。

              孝子呆然看了一下體,然後跪在體的旁邊,嚎啕大哭起來。

              孝子年約叁十五,六歲,是個很平凡的女人。

              十津川讓她哭了一會兒後,才向她說道:“人死不能復生,請節哀順變。為了逮捕兇手,以慰死者在天之靈,希望你能跟警方川鼎力合作。這個死者的確是你先生嗎?”

              十津川以充滿感傷的口吻詢問著。

              “是的,是我先生,是誰殺害我先生?”

              阪西孝子噙著眼淚注視著十津川。

              面對面一看,十津川才發現她是個身材高大的女人。

              “你先生都是這麼晚回家嗎?”

              “只有最近半個月,他才搭乘最後一班電車回家?!?/p>

              “工作的關系?”

              “是的,我先生是這麼說。大約在半個月前,他接了一個新工作,所以比較忙碌?!?/p>

              “是什麼工作?你先生有沒有跟你說過?”

              “我不知道,因為我先生從不跟我提工作的事情?!?/p>

              “你對你先生被殺,連一點線索也沒有嗎?”

              “沒有,以我先生的性格,是不會有人恨他的,因為他是個不跟人爭吵,也不講別人壞話的人?!?/p>

              阪西孝子有如撥浪鼓般的直搖頭,就好像深怕被牽扯進這個命案般的拚命否認著。

              由於眼見再問也問不出結果,所以把阪西孝子飭回去。

              當阪西孝子走開後,宮本刑警向十津川說道:“由那個女人可以很容易想像出他們是過著怎樣夫婦生活!”

              “是怎樣的生活?”

              “他倆是典型的職員夫婦,丈夫是個工作第一的職員,不涉足酒吧和高爾夫球場,也不會拈花惹草,太太也以照顧小孩成長為樂,不做壞事,一心只想做個端莊嫻淑的婦人,家庭生活雖然單調點,可是,卻很平靜,他倆一個禮拜行房一次,雖然太太不太滿意,可是,也不會有所怨言。有一筆積蓄,我想這一定是為了想搬出公共住宅,住進獨家獨院的房子?!?/p>

              “很有趣的解說嘛!”

              十津川笑著說道:“這麼說的話,好像不會發生這種事,可是,他卻被殺了,所以應該有被殺的理由?!?/p>

              “我的意思是說盡管他倆過著多無聊的生活,可是,他被殺的理由一定不是出於家內,而是外面。?”

              宮本刑警好像有點生氣的說道。

              (三)

              宮本刑警所說的話,好像很正確。

              被殺的阪西宏是在十一年前跟孝子結婚。

              他倆是在工場所認識,進而結婚,婚後叁年,因為長子出世,孝子辭掉工作,專心在家里照顧小孩,目前他倆有一個八歲的男孩,和一個五歲的女孩,在鄰人的眼光中,他倆是一對恩愛,幸福的夫妻。

              “你說的不錯?!?/p>

              十津川向宮本刑警說道。

              為了追查阪西被殺的原因,他倆前往阪西工作的T物產公司拜訪其上司管理部長。

              頭發班白,看起來月點蒼老管理部長,對部下的死和警察來訪,好像感到很厭煩。

              “我不認為原因是出在公司里面,會不會是被強盜殺害的?”

              “不像,因為錢包和手表都都沒有被搶走?!?/p>

              宮本刑警仍然是一臉嚴肅的表情。

              “可是,不管怎麼想,也都找不到阪西會被殺害的原因,因為他是個工作真的職員,大家都很喜歡他?!?/p>

              “聽說在半個月前,他接了一個新工作?!?/p>

              十津川注視著部長。

              “是的,他接到新工作?!?/p>

              “聽說新工作很忙,每天都是搭乘末班電車回家?!?/p>

              “哦!或許忙了點,可是,無論如何,我不認為他會是為了工作而被殺害?!?/p>

              “阪西到底新接什麼工作?”

              “經理的工作?!?/p>

              “是會計工作?”

              “是的?!?/p>

              “我想目前不是決算期,為什麼阪西每天都那麼忙呢?”

              “因為他有許多事情要做?!?/p>

              管理部長回答得很曖昧。雖然他斷然否認阪西的被殺跟工作有關,可是,要他說明阪西新接的工作時,他就支吾其詞。

              “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

              十津川感到很奇怪。

              宮本刑警也有同感,所以皺著眉頭說道:“希望你能詳細明阪西這半個月所做的工作?!?/p>

              “其實是臨時性的工作?!?/p>

              “臨時性工作也沒有關系,請繼續說下去?!?/p>

              “可是,我不認為阪西的被殺跟這件工作有關?!?/p>

              部長還是想藉推拖,不愿意說出來,也因此,更引起十津川和宮本刑警的疑心,認為其中必定大有文章。

              十津川清了一下嗓子,以威脅的口氣說道:“如果你不講,那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p>

              管理部長聞言,臉色大變的說道:“你想怎麼樣?”

              “如果你現在不說,那只好到警署去說了,我想新聞記者也一定會對T物產公司職員被殺事件感到興趣,不用我說,你一定知道新聞記者獲悉此事的後果?!?/p>

              “此事一旦讓新聞記者知道就慘了?!?/p>

              “那麼,你現在就說出來吧!”

              “你倆能幫我保守秘密嗎?由於這是敝公司一大恥辱,所以我不想讓外人知道?!?/p>

              當十津川和宮本答應後,管理部長才說出如下一件事情。

              管理部會計課的工作是負責采購汽車和事務用品,由於T物產公司是一家大公司,單是事務用品,一年就多達二千萬元,又,汽車目前有叁十二輛,每兩年就要換購新車。

              最近開始謠傳會計課長跟廠商有不法的行為。會計課長現年五十歲,在公司里面嗶個資深的職員,他擔任課長職務已有十年之久,所以想查他有無不法行為,就得從十年前帳簿開始查起。

          ????奉命擔任這項工作的人是被害者阪西宏。他為了要盡快提出調查報告,每天都跟帳簿奮斗,也因此,才每天搭乘末班電車回家。

          相關推薦:西村京太郎
          午夜精品福利在线导航小视频_国产成人亚洲欧美一区综合_人妻系列日韩心得_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无码

          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