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
        1. 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故事《宿舍733》

          2023.3.23 懸疑故事 4581

          自殺之屋——他們這樣稱呼宿舍733,就好像我大一入學第一天不夠緊張似的。

          我們被分到了宿舍734,這里不像南樓舒適的新宿舍,我們來到了宿舍樓北翼7層的老房間。不過我也沒有很失望,他們至少尊重了我的請求,讓我和最好的朋友在一起。

          Lydia和我大半個上午都忙著搬家。等宿管來了,我正在貼海報,Lydia在讀書。

          “嗨姑娘們,我是Beth!”一個活潑的金發姑娘活力滿滿地進入我們的宿舍?!拔沂悄銈兘衲甑乃薰??!?/p>

          我沖她點點頭?!班??!?/p>

          Beth拿起一幅Lydia暑期完成的克蘇魯的畫。她把畫歪拿著認真地看。

          “這是加勒比海盜里的克拉肯嗎(注:章魚頭人)?”

          Lydia越過書用視線殺死她。

          “隨便啦?!彼薰芾^續說?!拔抑牢覀兯奚岵幌衲线叺哪敲葱?,但是相信我,這地方很有歷史氣息,大樓幾乎有60歲了?!?/p>

          “嗯,我看得出?!蔽噎h顧四周?!胺块g挺小?!?/p>

          Beth聳聳肩?!昂冒?,50年代的人估計要嬌小一點?!?/p>

          “哦真的嗎?!盠ydia故作正經地說。

          “沒錯,是真的?!盉eth閉緊嘴唇就站在那兒,尷尬的沉默充斥了房間。

          “對了,”我說,“我們旁邊拐角的房間,是733對吧?它看上去比我們的要大,有人被分在那兒嗎?要是沒有我們能不能——”

          “哦,你們不會想住那兒的?!盉eth打斷了我,“發生了兩起自殺事件,要是我沒記錯,一個上吊,一個跳樓。那個宿舍不會分配人去住的。對了,我提醒你們一句,這層全是女生宿舍,男生11點以后不許上來?!?/p>

          我們還沒來得及回答,Beth就拍了下手快速地說:“好嘞,很高興認識你們?!彼顫姷刈叱隽朔块g。

          Lydia在床上放下書,看向外面的走廊?!拔矣憛捤??!?/p>

          “你聽見她剛才說的大新聞了嗎?”

          “我決定叫她愛瞎扯的Beth?!?/p>

          “不過說真的,Lydia,自殺?”

          “哦Becca,放輕松,每個大學都有幾起自殺?!?/p>

          “是這樣啦,但是怎么會在同一個房間?”

          Lydia長嘆口氣?!疤拱字v,誰在乎?又不是我們房間?!?/p>

          “也對?!蔽肄D頭盯著我們宿舍的小窗戶瞧?!澳隳芟胂笈莱瞿巧泉M窄的窗戶然后跳下去嗎?在落地之前你肯定至少有5秒還活著?!?/p>

          “哦去你的,Becca,能不能別這樣?”Lydia瞥了眼窗子,明顯地打了個冷戰?!澳忝髅髦牢铱指?,說這些東西讓我血壓都升高了?!?/p>

          “我們總有機會搬去自殺之屋的?!蔽议_玩笑說,“那里窗戶多?!?/p>

          “去你的?!?/p>

          “好了好了,說正經的,你想想看,從這么小的窗戶爬出去肯定要費很大勁?!?/p>

          “也對,話說回來,還記得嗎,過去的人都更嬌小?!盠ydia邊咕噥邊把床推得離窗戶遠了點。

          鑒于Lydia是個外向友好的人,我們以光速交了很多朋友。剛開始幾周有許多派對,其中一場上Lydia不可避免地遇到了一個男孩。我從還穿紙尿褲的時候就認識她了,我百分百相信她在9月底之前就會交個男朋友。他叫Mike,人沒什么特別,就是一個標準的兄弟會蠢貨。

          在校園待了大概一個月后,大學的新鮮感逐漸褪去。Lydia和我回到了初心,我們周末的時候更多是在學習而不是喝酒。期中考幾個星期后就來到,我下定決心大一要保持一整年的4.0 GPA。

          十月初的一晚,我被響亮的摩擦聲吵醒了。我從床上坐起來,身體僵直地又一次聽見了它。

          Lydia也完全醒了。

          搞什么鬼?她用口型對我說。

          走廊里有噪音一點也不奇怪,整個晚上走廊都有人進進出出。但是這個聲音是直接從隔壁傳過來的——拐角的房間。

          咯吱

          “是不是——”

          Lydia壓著聲音說:“對,是隔壁的窗戶?!?/p>

          在Lydia堅持下,我們一直關著窗戶,但是毋庸置疑,宿舍733的窗戶正被有節奏地打開關上制造聲音。

          “誰會在那兒?”

          Lydia聳肩。

          “是不是有人整我們?某種加入儀式?”

          Lydia沖我挑起一邊眉毛?!凹尤胧裁??”

          “我也不知道,入學?也許是他們在對新生搞惡作???”

          (窗戶開了)

          “誰會整新生?”

          輪到我聳肩。

          咯吱(窗戶關上)

          “Becca,我愛你,但還是得說這個想法太傻了?!?/p>

          我向她扔了個枕頭?!安还苁钦l,你去敲門讓他們住手啊?!?/p>

          “我去?我才不要冒被人扔出窗戶的危險?!?/p>

          咯吱

          “反正我不會去的!”

          “我是藝術專業,你是政..治科學專業。你去和他講講道理?!?/p>

          “去你的?!?/p>

          “那就叫愛瞎扯的Beth去,她不是該負責處理這些破事嗎?”

          “我不要給她打電話。不要讓我做壞人?!?/p>

          “好吧,”Lydia提高聲音用氣聲說,“那我們只能忽略它了?!?/p>

          “我7點半有課!”

          咯吱

          “那就做點什么!”

          “唉!”我爬下床沖到門口,夸張地拉開門,跑到走廊上,錘響簡單標著“雜物間”的733房間的門。

          “有人要睡覺,快別鬧了?!睕]有回應。

          我嘆口氣?!鞍萃辛嘶镉?#8230;”

          我從門邊向后退了一步,突然意識到了問題所在。733房間是從外面被掛鎖鎖住的。我匆忙跑回了房間。

          Lydia問道:“怎么了?”

          “我不要再走近那個見鬼的房間。它是從外面被鎖上的,我不知道怎么會有人能溜進去?!?/p>

          “所以說你覺得是鬧鬼咯?”她哈哈大笑。

          “不,我是說那個被人們稱做‘自殺之屋’的房間里絕對不正常?!?/p>

          Lydia笑了,翻身到另一邊去睡覺?!澳銘撟x表演專業?!?/p>

          我們那晚再沒聽見隔壁窗戶的聲音,但第二天早上,你能從外面看見拐角房間的兩扇窗戶現在都大開著。

          我整個星期都在觀察宿舍733的窗戶,它們一直開著,晚上偶爾時我能聽見隔壁傳來噪音,像是彈珠落到地上在地面滾動。Lydia沒被吵醒過,我也就沒多說什么。

          一天下午,我獨自在宿舍整理電腦上的筆記。我本來戴著耳機,但是音樂不夠響,不能壓過有人敲門的噪音。

          我埋頭盯著屏幕說:“進來?!?/p>

          片刻之后,我又聽見了敲門聲。我扯掉了耳機,用力合上了電腦。

          我轉過身?!斑M——”

          搞什么鬼?通向走廊的門完全是打開的。我故意讓它開著,因為Ian(和我在約會的大三學生)本來應該過來。我從身后聽到了敲擊的聲音,差點從椅子上蹦起來。

          是從房間的另一邊傳過來的——是柜門,和宿舍733一墻之隔的衣柜。

          “Lydia,你這樣一點都不好笑?!?/p>

          沒人回答。

          “Lydia,我發誓,我要揍你了?!?/p>

          一片靜寂,我走到柜門前,抓住了把手。

          “Lydia,你真是個——”

          “是個什么?”

          她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在我身后。我松開門把手,瞪大了眼睛,踉蹌著后退。Lydia把東西扔到她床上,雙手抱胸地看著我。

          “我是個什么?”

          我微弱地說:“我…還以為你躲在柜子里?!?/p>

          “什么?為什么?”

          “因為有人在里面敲門?!?/p>

          “Becca,天啊?!盠ydia揉了揉額頭,走到柜子前拽開了門。里面除了衣服和箱子外,什么都沒有。她在空中比劃了幾下手臂?!澳阕约嚎??”

          “我發誓——”

          “Becca,里面沒人?!?/p>

          “我知道我聽見的是什么?!?/p>

          我們彼此互不相讓地盯著對方,直到Ian時機巧妙地到來打破了僵局。

          他立刻覺察到了房內的緊張氣氛?!班藘晌慌?#8230;有什么新鮮事嗎?”

          我惡狠狠地看了眼我的室友?!案舯诜块g有人在搞鬼,不是新鮮事了?!?/p>

          “哪間房?735?還是空著的那間?”

          空著的那間?!盠ydia強調道。

          “733,哦,一點不讓人意外,那是自殺之屋?!?/p>

          “對的,我們也聽說過了?!蔽以诖采献?。

          “糟透了,一間宿舍里居然有三起自殺?!?/p>

          “三起?”Lydia挑起了眉毛?!坝腥烁嬖V我們只有兩起?!?/p>

          “70年代有對情侶,然后十年前還有個男的。他從窗戶跳下去了?!?/p>

          我們同時打了個寒戰。盡管她更嚴重些,我們其實都恐高。墜落致死是我能想到的最壞的死法。

          “我得說同一個房間里發生三起自殺是很嚇人?!盠ydia帶著抱歉的語氣說。

          Ian道:”是啊,我聽說那個房間還有邪門的事情?!?/p>

          “比如說?”

          “沒人知道,每年都會有人提出新猜測,通常是萬圣節前后,校報上刊登點新消息,但無論里面是什么,絕不友善?!?/p>

          “所以說有人在隔壁房間自殺了?就像這間?”

          “不是,只有733。講真的,我聽說他們今年要開放北樓宿舍也很驚訝?!?/p>

          “他們告訴我們,這是20年來新生規模最大的一次?!蔽衣唤浶牡卣f。

          “對,我也聽說了。你們應該要求換個房間?!盜an在我旁邊坐下,我靠著他的肩膀。

          “是啊,但是這樣他們就不會把我們放到一起了?!盠ydia插話說,“Becca和我已經做了15年最好的朋友。我們不能和其他人住一起?!?/p>

          “那么我們就該繼續住在這兒,惡魔旁邊?”我瞧了眼柜門。

          Lydia聳聳肩?!爸辽龠@樣的話我們畢業后有很多故事可以講?!?/p>

          “我不想講述這樣的故事?!?/p>

          幾天后,Lydia開始相信了我說的柜子的事。我半夜被竊竊私語的聲音驚醒,我看向Lydia,她正瞪圓了眼睛看著我。她緩緩在唇邊舉起一根手指。

          我努力傾聽,試圖辯認說話的內容和來源,可我一個詞也聽不懂。我走下床,躡手躡腳地走到Lydia那里。私語聲從這里聽絕對更響了,這可能因為她和733只隔了一堵墻。我更努力地去聽。

          …永遠不要…拿走…蠢人的…嘴

          什么鬼?Lydia靠過來,把耳朵貼到墻上。私語聲戛然而止,我也靠得更近。

          突然之間墻那邊傳來響亮的砰的一聲。Lydia立刻向后縮起來,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有人在那里。我突然怒氣戰勝了恐懼,拉開門沖向本來應該空著的雜物間。我吵鬧地砸門,此刻一點都不在乎會吵醒別人。

          “你他媽在逗我嗎?”我沖著門大喊?!斑@些小把戲一點都不好笑了,快點從該死的房間里滾出來,你個混蛋?!?/p>

          我不知道我以為會發生什么,但絕不是這個。我從門邊飛快后退,直接撞上了對面的墻。733的門把手被轉到了盡頭,有東西開始從另一邊推門了。門發出響亮的咯吱聲,可鎖沒開。

          我屏住呼吸,直到門后的壓力消退,門把手緩緩轉到平時的位置。

          我注意到Lydai從我們的房間探出頭。她攤開手似乎在說怎么了?

          “有人在惡作劇?!蔽乙苑浅m懥恋穆曇艋卮鹫f。她搖搖頭,又退回到房間里面。

          我跪在門口,努力把頭壓向地毯,從門的縫隙偷看。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拐角房間的內部。

          房間733無疑是雜物間,一面墻邊擺了疊起來的椅子,另一面上放了床架,其中一扇窗戶底下堆了幾個腐爛的床墊。房間里的任何東西上都積了厚厚的灰塵。

          窗戶絕對很大,從建筑外面往上瞧是看不出這點的。它們和往常一樣開著,我絕對能想象出人們可以很輕易地爬出它們來到外面的壁架上。

          房間看上去好幾十個年頭都沒人動過了,我的身體傳過一道戰栗。

          月光本應提供足夠的亮光,讓我看清房間,可突然之間消失了,我只能看到里面一團漆黑。我快速地眨眼好調整自己的夜間視力。我用力閉上眼,再睜開,一對碩大的黃色眼珠正在回看我,就在門的另一邊,和我的臉只有幾寸的距離。

          我的尖叫聲吵醒了半個宿舍樓。

          無可反駁的是事情越鬧越兇。第二天早上Lydia和我向宿舍管理處遞交了換房申請,盡力保持樂觀。同時我們約定好,晚上誰也不能獨自待在宿舍里。

          我們要么晚上都呆在家,要么就都在學校,晚上大多數時間都和各自的男朋友在一起。

          我告訴Ian發生的一切,他建議我說應該和學校靈異社團談一談,我遲疑地約了時間。Lydia和我在下一個星期二,與一位小個子的、穿著整齊的叫做Craig的孩子以及他的四位“同事”見了面。

          我告訴他們能記起來的一切,每一起事件,無論有多小。Craig和靈異社的四名其他成員在這半小時的過程中,靜靜地坐在那里記筆記。我們都說完了之后才有人開口。

          Craig問道:“這就是所有是嗎?”

          我拉長了調子說:“是…”

          “你介意在外面等幾分鐘,好讓我和同事商討下嗎?”

          “當然不?!盠ydia理解地微笑站起身,“需要什么就說?!?/p>

          門還沒在我們身后關上,Lydia就冷哼一聲,翻了個白眼?!白甙??!?/p>

          “去哪兒?”

          “你認真的?”

          “Lydia,拜托,我們需要幫助。我快瘋了,自從星期四開始,我們還沒在宿舍待過一個晚上,這不是什么可以忽略不管的事情?!?/p>

          “好吧?!彼e起手?!熬妥屛覀兟犅犓麄円f什么,然后去宿舍管理處,看看我們換房申請的進度?!?/p>

          我們在走廊逛了15分鐘后,Craig走出來讓我們回房間坐下。

          擺著參加議會的浮夸和架勢,Craig清清喉嚨,給出結論。

          “女士們,你們面對的是一位非常憤怒的鬼魂?!?/p>

          Lydia道:“Craig,這就是你的專業意見?”我盯了她一眼。

          “是,是的?!彼Y巴著回答,“一位來復仇的惡靈?!?/p>

          “惡靈?”我問道。我高度懷疑這是不是我們在應付的東西。

          “沒錯?!盋raig以外的一員說,“用通俗的話講就是鬼?!?/p>

          “我的天啊?!盠ydia嘆息揉了揉太陽穴。

          錯把Lydia的沮喪當成了絕望,Craig趕緊插話說道。

          “女士們,別害怕,我們會照顧你們的。如果你們不知道如何驅魔,惡靈的確相當棘手,當然這就是為什么你們最好找到了我們。自殺常常會導致憤怒的鬼魂,他們需要復仇?!?/p>

          “向誰復仇?”我問。

          “其他學生。也許是某個惡靈被校園霸凌才輕生,現在就要折磨其他人?!?/p>

          “嗯,聽——”

          “我們能正確地照顧好你們,我們所需要的就是一點對社團的贊助?!盋raig繼續說,“我們真心沒有意識到房間里居然有如此多的靈異活動,這非常激動人心?!?/p>

          “好極啦,感謝你們的幫助?!盠ydia說著抓住了我的手,把我從椅子邊拉開。

          “你想這周末開始布置嗎?”Craig問。

          “這么說吧,我們會打電話告訴你?!?/p>

          Lydia匆忙地拉著我走出房間,她一臉疲憊,我們等走到了行政樓附近都沒有再說話。

          她說:“這純屬浪費時間?!?/p>

          “聽著,我不是反駁你,但是——”

          “Becca,告訴我你不是真的相信了吧?”

          “所以說你不覺得這是…是…”我甚至都說不出那個詞,聽上去太離奇了,”…鬼?”

          “我哪兒知道,但是他們也沒好多少,那家伙根本就是在胡說八道?!?/p>

          我們走到宿舍管理處的桌邊,我將帽子拉低到眼睛下面。

          Lydia繼續說:“我就這樣說吧,他們想當《捉鬼敢死隊》,我們卻他媽在拍《驅魔人》?!?/p>

          “好吧?!蔽覈@氣說,“那你想怎么做?就睡在Mike和Ian那里,直到我們有了新宿舍?”

          “我就想結束這件事?!盠ydia手抱在胸前,直直地看向前方。我們都想讓這結束,但住在那個該死的房間旁邊哪怕不恐怖,也足夠讓人精疲力竭。

          “好了,我想說我們白天應該是安全的,只要不過夜應該就不會出事。我們的房間畢竟只是在鬼旁邊而已,況且新的分配應該很快就會下來了?!蔽铱戳搜郾?。

          “該死的,快2點了?!?/p>

          “見鬼了,真的?我得走了,Mike被Sigma Chi(注:兄弟會名)錄取了,他今晚入會儀式?!?/p>

          “對哦,我忘了他這么快?!?/p>

          桌前的女孩揮手示意我們上前,我沒意識到我們已經排到了隊伍的最前面。

          “告訴我他們說什么?!盠ydia說著沖出了門。

          桌邊的女孩狐疑地看著我走上前。

          “嗨,我是——”

          “你不會就是要從Reilly樓734搬出去的女孩吧?”

          她打了我個措手不及?!笆堑?,就是我,你怎么知道?”

          “抱歉,我聽到你們的對話了,我也在幾天之前辦公時看到了你們的文件。我得問清楚:你們申請換房間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我累了,被打敗了,沒精力編謊話了。

          ”因為隔壁的空房間一直出事,我們快被嚇瘋了。有噪音、人們說話的聲音、敲門聲,前幾天晚上我還看到有人…”

          “你看到了一個人?”

          “對的?!?/p>

          “在房間733?”

          “對,我從門下看,里面絕對有人?!?/p>

          女孩瞬間瞇起了眼睛,她沒緣由地點點頭。

          “你們的房間還沒準備好,不過我已經把你們提升到優先處理了。目前為止你們只能住在那兒,我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安排你們?!?/p>

          我嘆了口氣,我猜也是。

          “我叫Alice?!彼^續道,“聽著,我已經對Reilly樓的自殺做了很多調查研究,我想我可以幫助你們,至少能提供點建議?!?/p>

          我半信半疑地問:“真的嗎?”

          “絕對的。我住在Taylor樓310房間。今天4點前我會聯系你?!?/p>

          “謝了,我們剛從學校靈異社那邊出來?!?/p>

          “天,快別說了?!盇lice翻了翻眼睛。

          “是啊,那么…我絕對會在4點等著你?!?/p>

          “好極了?!盇lice微笑回答。

          我很早就到了Taylor樓,但她已經在那兒了。我今天第二次講述了我們的故事,Alice會隨意插入提問,但并沒有泄露任何真實的想法。

          我說完后,她靠到椅子上,深深地嘆了口氣。

          “我不敢相信,”她搖搖頭,“傳聞我始終都有聽說,但我懷疑它們沒有一條是真的?!?/p>

          “我向你保證——跟你說的一切都絕對真實?!?/p>

          “現在怎么辦?你住在那里?”

          “我們晚上不在那兒,但白天會聽見有人在撓墻,很小聲地說話,有時候甚至能聽見窗戶打開又關上,就在他媽大白天。但是每一次我從路上抬頭看,733的窗戶又總是開著的?!?/p>

          Alice點點頭?!昂冒?,我先正式說,我不認為你有任何危險。事情不管再糟,你們都只是間接承受者,你只需要遠離733.”

          我冷哼一聲?!澳汩_玩笑嗎,我永遠不會進去?!?/p>

          “我相信你是真心的,但這個東西,無論是什么,都很棘手。它操縱人心、善于撒謊,比你們都要聰明?!?/p>

          “我努力不要被冒犯到?!?/p>

          “你不應該如此?!?/p>

          “是某些非常古老、非常邪惡的東西?!?/p>

          我懷疑地看著她,接著任由視線掃過房間。我還沒認真打量過這里的內部裝飾,但要是說Alice癡迷超自然事物絕不夸張。

          “我不認為有任何場合會讓我被迫進入那個房間?!?/p>

          “我懂的,但是你得做好準備,萬一哪天你需要做決定進入那個房間呢。想想你要對付的是什么東西吧?它已經殺了5個人了?!?/p>

          “5個?!我以為是3個!”

          “額,好吧,不是每個人都做研究到我這個地步。聽著,1961年是Ellen Burnham——她從窗戶跳下去了,這是第一個。接著是1968年的Tad Collinsworth——他也跳了。1975年Marissa Grigg上吊自殺,1979年Erin Murphy跳樓,1992年就是Erik Dousten——他選擇上吊?!?/p>

          “五起自殺,學校怎么能讓那里繼續住人?”

          “明顯不讓,所以那里是雜物間?!?/p>

          “之前呢?”

          “之前每隔幾年,一旦所有記得自殺事件的人畢業,宿舍就會被重新分配。但是那都是沒有互聯網的時候,新來的學生完全不知情。最后一起案件后——Erik Dousten之后——它們關閉了整個北樓的七層,在南樓建了更多的房間?!?/p>

          “好吧,它想干什么?”

          Alice表示聳肩?!盎靵y,死亡,靈魂,誰知道呢?沒人甚至直到它是什么?!?/p>

          “好的,那我們都知道什么?”

          “我們知道它不知怎地被局限在那個房間內,盡管它對房間外有微弱的影響力。我們知道所有人死亡時都是獨自一人。并且我們知道它是騙人高手。這就是我們目前掌握的?!?/p>

          這還不夠?!澳阌X得他們為什么會這樣做?”我輕聲問。

          “你是說受害者們?”

          我點點頭。

          ”我所知道的就是傳聞中的現場證據。所有自殺都發現伴有被視作“無法言喻”的圖畫或者文字。傳聞說,它們包含可怕的邪惡到讓你看到或讀到就生理性惡心的東西?!?/p>

          “這些人,是他們畫的?他們寫的那些東西?”

          “沒錯,不管是那個房間里什么東西把他們逼瘋了?!?/p>

          “真他媽可怕?!?/p>

          “你們嘗試過找人對房間賜福嗎?”

          “天啊?!?/p>

          “找教皇本人是不太容易,但也許能找個神職人員?!?/p>

          “不,我感嘆的是,天,你居然在說驅魔?!?/p>

          Alice聳聳肩?!耙苍S吧,70年代就有傳言說事件的起因是1961年一場被搞砸了的通靈板游戲?!?/p>

          “你認真的?孩之寶(注:著名玩具公司)造的孽?”

          “起碼60年代不是他們,不管了,傳言只是傳言。學校里真正有可能知道的人是行政樓的Tom Moen,我試過找他談談,可他不肯見我?!?/p>

          “他1961年在這上學?”

          “沒錯,他就待在Reilly樓?!?/p>

          “我們需要和他談談。我需要知道到底他媽發生了什么,要不然我下半輩子都沒法做個正常人?!?/p>

          “我猜我們能試著在學校里堵他?!?/p>

          “明天能找他談談嗎?”

          “可以一試?!?/p>

          Moen先生那天或者第二天都不愿見我們,我們試著在他午餐時間以及下班的時候找他,可他每次都能從我們手里溜走,很明顯這個男人在躲我們。

          Lydia和我自從在其他宿舍睡覺后就很少見面了。我每天回房間兩次——一次在上午,一次在下午。其他房間通常都靜悄悄的,但這并沒有讓我感覺好受些。我總是能感到墻的另一邊有東西在通過某種方式觀察我,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萬圣節前的星期四,我晚上回到宿舍洗澡,比平時晚了許多。我下午剛見過Lydia,她告訴我她已經在Mike那兒放了足夠多的衣服,夠撐到畢業的時候,所以我知道只會有我自己。

          我在浴室的安全范圍內沖好澡,之后走回到房間換衣服。我本應該在半小時后和Ian見面去參加派對,所以我想盡可能快地離開這兒。

          既然安靜讓我不安,我就把iPod插到擴展塢,打開了AC/DC。

          我穿好衣服,站在鏡子前面吹頭發。我來回擺頭,從上到下吹我的頭發,好讓它們蓬松些。當我轉頭關上吹風機時,我立刻注意到了房內的寂靜,可這不是我唯一注意到的東西。

          我不是在自己的宿舍里了,我身后反射出來的是733房間積滿灰塵的床架和大大的打開的窗戶。我慌亂地轉過身,發現我就是站在自己的房間里。我又看回鏡子,733的場景依舊在那里。身后微小的移動足以讓我拔腿而逃。

          我抓起錢包手機,在身后甩上門。坐電梯往下走的時候,我給Alice打電話。

          “我受不了了?!彼悠鹞伊⒖陶f?!拔也荒茉倩胤块g了,再也不能,永遠不回去了?!?/p>

          “發生了什么?”

          我都告訴了她。

          “老天,你想怎么做?”

          “我需要和知道發生了什么的人談談。Tom Moen是我們唯一知道的1961年在這里的人嗎?”

          “我就知道他。也許我們能明天早上上班路上找他?我們就堵住他,除非他告訴我們點什么,不然不讓他走。根據我手里的日程表,他每天6:30到這里。你想和我在中庭的星巴克外面見嗎?”

          “當然可以,我明早7:30有課,不過會翹掉?!?/p>

          “好的,到時候見?!?/p>

          我一般不太喜歡派對,但我很慶幸當晚我在那里。我們一到場,我就讓Ian給我拿杯喝的。我酒量不大,他就挑起眉毛看著我。我向他簡單敘述了早些時候發生的事情,希望他不要認為我瘋了。

          Ian給我混了杯可樂和威士忌,那只是很多杯中的第一杯。

          半夜的時候,我出去抽根煙,就看了看手機。Lydia在11:04分給我留了一通語音信息。

          “Hey Becca,聽著,我剛才,額,我剛剛和Mike大吵了一架。他,嗯,應該是他的兄弟會決定今年萬圣節每個成員都要在自殺之屋過夜,就是我們的宿舍樓。我不能,我他媽不能接受。他知道我們的經歷,居然還同意了?,F在他想說服我733房間里的一切都是Sigma Chi搞的鬼,要為萬圣節那天制造氣氛,我不能——“

          我按下結束鍵,把手機扔到了包里。難怪Lydia會生氣,這可太糟了,糟透了。

          我進去找到Ian,讓他帶我回家。我突然很焦慮,很疲憊,也很醉。

          鬧鐘在早上6點響起,我花盡一切力氣才從床上爬起來,穿上前一晚的衣服,快步穿過校園走到中庭。

          Alice已經手里端著一杯黑咖啡等著我了。

          她笑著說:“我猜你需要這個?!?/p>

          “你怎么知道?”

          “你的短信告訴我的?!?/p>

          “我昨晚給你發短信了?”

          “對啊,1點左右,你跟我說了Sigma Chi的事?!?/p>

          “哦,天?!蔽野蜒坨R在鼻梁上推得更高,拉起帽兜遮住眼睛。

          “那群人是傻瓜,還記得我告訴你它很狡猾嗎?如果折磨你的目的就是讓733更出名,好吸引人進去怎么辦。已經好多年沒人在那個房間了,你能想象那個東西該有多饑餓嗎?”

          “你真的認為他們有危險?”我坐到行政樓的臺階上。

          “對,事實上他們唯一的優勢在于,所有自殺受害者在死亡時都是一個人,他們不是?!?/p>

          “所以說它無法控制這么多人?”

          “理論上來說是的,要是知道它是什么,我們就會了解更多信息,但是要是不知道它怎么來的,我們就不知道是什么,所以說要找Moen談談?!?/p>

          “他什么時候該到這來著?”

          “事實上是20分鐘前?!盇lice嚴肅地說。

          又半小時過去了,我們決定認命,Moen先生竟和往常一樣避開了我們。我們走到前臺,希望能求到一次和他的預約見面。

          行政辦公桌前的女士冰冷地打量我們。

          “Tom今天不會來,以后也不會,他昨天辭職了。你們再也不能騷擾到他了?!?/p>

          “我們沒有騷擾他,”我說,“只是很迫切地想和他聊一聊?!?/p>

          Alice補充道:“依舊想?!?/p>

          “但是你們不可能從我這里拿到他的私人信息?!彼爸S地說完走開了。

          我問Alice:“現在可怎么辦?”

          “要是沒有Tom Moen,我們就沒法子了?!?/p>

          “該死的,Alice,我絕不回到那個房間?!?/p>

          “哦,那我猜你的轉宿來得剛剛好?!?/p>

          “真的?”

          “對,我今天早上查工作郵箱的時候看到的通知。你要去Morton, Lydia去Tinsley?!?/p>

          “哦感謝老天?!?/p>

          “我就知道你會開心的,我也說服了boss再也不分人到734房間了?!?/p>

          “謝天謝地?!?/p>

          “唯一的問題是你周一才能搬家?!?/p>

          “我能撐過周末的,特別是終點就在眼前。我得告訴Lydia?!?/p>

          我打開手機,找出她的電話號碼,可注意力被語音郵件上紅色的“1”吸引過去。

          我點擊播放,是昨晚剩下的沒播完的部分。

          “——再忍受看他那張愚蠢的臉了。我要回家,別擔心我,我會沒事的。我現在醉到能一晚上睡過去,不理會隔壁的折騰。我現在就是氣瘋了。我寧可應付愛瞎扯的Beth,也不想再面對Mike.我的父母一定是親兄妹要不然我不可能這么智障.Benson。我們明天見。愛你!”

          信息結束。

          “該死的?!?/p>

          Alice疑惑地看著我。

          “Lydia昨晚在我們宿舍過夜了?!?/p>

          Alice皺起了臉。

          “她會安全的對吧?!?/p>

          “只要她不去733.”

          “她不會的?!蔽蚁肫鸸战欠块g始終大開的窗戶,就憑這個足以讓Lydia離那個房間遠遠的。

          “好,那我們既然無事可做,你想去圖書館找幾本神學的書嗎?基本上這個時間也只有那里開著了?!?/p>

          “好的?!蔽衣柭柤?,反正我10點才再有課。

          圖書館借書處桌子后面坐著的女士一定有1000歲了。Stapley太太的眼睛又小又濕潤,她的皮膚看上去要融化從頭骨上掉下來了。不過她還是很溫柔又機敏地指引我們來到惡魔學的正確方向,盡管她看我們的眼神很好奇。

          有用的信息不多,我們閱讀了能找到的 一切,要么就是不相關,要么就是不是用英語寫的。我們30分鐘后回到她的桌邊。

          “額,您這里有超自然事件的書嗎?”

          “超自然?啊…”她的聲音低了下去?!笆堑?,我有,就在那邊參考書籍區的左邊?!?/p>

          “我覺得她不喜歡我們的樣子?!蔽覀冏呷ツ抢飼rAlice低聲說。

          “是我們的長相,還是指我們要找的內容?”

          “也許兩者都不是?!?/p>

          不到一小時,我們再次掃興而歸。我們看得出她開始不耐煩了,她的眼睛在我們走近時懷疑地瞇了起來。

          “抱歉,請問你知道我們哪里可以找到降神或者通靈板——”

          “聽著兩位女士?!盨tapley太太從桌后站起來,透過眼鏡看著我們?!拔抑孕南M@是課程需要?!?/p>

          我說道:“是的?!?/p>

          Alice同時答道:“不是,個人研究?!?/p>

          “研究?什么樣的研究?”

          “聽著,我們不是要去作死玩通靈板或其他什么別的…”

          “那就好?!盨tapley太太捋平起褶了的褲子,坐了回去?!拔也荒茉试S這種事情再次發生了?!?/p>

          “再次?”Alice迫切地追問。

          年老的女士突然看上去很不自在,手開始擺弄桌上的一疊書。

          “我們這里也許能找到降神會的書——”

          “Stapley太太,我們在研究1961年Reilly樓到底發生了什么?!盇lice打斷了她。

          “還有自那之后發生的事情?!?/p>

          “這算不上秘密,是不是?一個學生在房間自殺了,雖說可怕,但在大學算不上聞所未聞?!?/p>

          我更正她說:“是五個學生?!?/p>

          “但是你知道的對吧?”Alice突然加快了語速,“因為你聽上去對這故事很熟悉。求你了,告訴我們這是怎么開始的,我們也許能結束它?!?/p>

          “結束?”Stapley太太的聲音變輕了,但更凝重?!斑@位年輕的女士,別如此傲慢,你不能結束它。過去有人死在那個房間,以后也會死。根本無法結束,你最好就是遠離它?!?/p>

          “但是沒準我們要是知道開端是——”

          “開端就是你想象的那樣,但是牽涉在內的每個人要么年事已高,要么已然去世。就遠離那個房間吧,專心學習?!?/p>

          我靠了過去?!拔乙蚕脒@樣做,可我和朋友被分配到了隔壁房間。你能把那些自殺拋到腦后,我們可不能,它他媽不放過我們?!?/p>

          “女士,我從未忘記?!盨tapley太太的聲音甚至更輕了?!拔业呐笥袳llen就是第一個被殺死在那個房間的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沒有一個晚上我不去想像她擠出那扇小窗戶的樣子,光腳站在冰冷的壁架上,從7樓跳了下去?!?/p>

          Alice嘆氣道:“我很抱歉,我不知道這個?!?/p>

          “親愛的,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不過女士們,現在我建議你們立刻要求換房間,沒人該住在那棟樓的七層,我只能說這么多?!?/p>

          Alice嘆口氣,還是任命地點了點頭,我們沒法從這里知道更多了,但這還是一個突破口——我們還是掌握了一些信息的。

          Alice走開這里,我想跟著她,但腳就是不肯移動。有些事讓我很在意——Stapley太太故事中一個不起眼但突兀的詞,一個猛然間看上去非常重要的詞。

          “額Stapley太太,”我看著桌后疲憊的年長的女士,“為什么你會說733的窗戶很小呢?我見過它們,非常大,有5英尺高(注:約1.5m)?!?/p>

          “親愛的,你說的是拐角房間,那是雜物間,733是隔壁?!?/p>

          “不,不,”我結巴著說,“那是734.”

          “好吧,現在是了。當他們在南樓加上更多房間后,房間號碼被向后推了一位?!?/p>

          我的天啊。我突然感覺熱到暈眩。

          “那個狡猾的混蛋?!盇lice的皮膚失去了血色,她低聲說。

          “Lydia?!?/p>

          我們飛奔穿過校園,路上只有幾個去上早課的睡眼惺忪的學生。等Reilly終于進入視線的時候,我的血液凝結成了冰,腳步也變得踉蹌。從我們的角度看,能清晰看到拐角房間的窗戶被關上了——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它們這樣,而我們房間的窗戶開著。

          我們跑進大廳,推開剛下電梯的幾個喝著拿鐵、穿雪地靴的大一新生。我按下7層的按鈕,看著電梯門以慢得出奇的速度緩緩關閉。我靠在墻上,試圖平穩呼吸。

          “Alice,怎么會這樣?”

          “我不知道,我他媽不知道?!?/p>

          “Alice,她整晚都在那里,我們的房間,一個人?!?/p>

          Alice只是搖頭,沒有說話。

          電梯門終于在7層打開時,我們看到了一條靜寂無人的走廊。我沖向房間,Alice緊隨其后。繞過拐角,我拉開門希望沒有上鎖,的確沒有鎖。

          Lydia看向我,就在片刻之間,微弱的希望之光殘忍地在她布滿淚痕的臉上劃過。

          太遲了,下一秒她就稍稍往前傾了一點,人就消失不見了。

          她下墜的整個過程都在尖叫。

          在我一動不動的時候,Alice沖到Lydia剛剛站著的壁架邊。她從窗戶探出頭向下看,從一層開始傳來一種不同的尖叫。Alice手捂住嘴,頭退回到房間,眼淚從她蒼白如紙的臉上落下。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在冰冷的人行道上看見我最好的朋友的殘尸,外面的尖叫也越來越響。我靠在衣柜上,滑落到地面。墜落死,Lydia從來都不想這樣死去。

          我不經意地看向散落在地板上的畫作,其中一幅是Lydia的媽媽,她已經去世了。我又拿起另一張畫,是Lydia的小妹妹,也死了。地板上到處都是這樣的畫——Lydia昨晚都在忙碌。至于他們在畫中做的事情,我不能告訴你。Lydia是個有才華的畫家,我也只看了幾幅就在旁邊的地板上吐了起來。

          Alice站在門口,向走廊上的人喊話。我不知道她說的是什么,我所能聽見的就是房間里尖銳的吱呀聲。突然有一張紙從柜子門縫隙下面掉出來,滑過地板到我面前。我撿起來細細看。

          也是Lydia畫的,但和其他的不同,是剛好從我現在的角度去看衣柜的畫。畫里面門開了條縫,有東西在黑暗里暗中窺伺我。

          我放下紙,看向衣柜。門就像畫中的一樣打開,我瞇起眼試圖往里看,正當我剛能分辨出一張看著我的長臉的線條時,Alice把我拉了起來。

          “我們得離開這?!蔽蚁胨沁@樣說的。

          我從未回到那個房間,我父母搬的東西,這個學期我都住在校外的公寓里,我春季學期轉到了州外的一所學校,并在那里讀完了學位。

          每一晚,我都夢到Lydia的身體鉆出小小的窗戶,站在冰冷的壁架上,她站在那兒,知道沒有東西可以阻擋她落到面前可怕的深淵里。我看著她從7層樓俯瞰下面黑色的人行道,她盡管不接受,也還是意識到了自己凄慘的命運。我看見純粹的恐慌在她熟悉的臉上劃過。我聽見她猛烈跳動的心臟,迫切地想要在短短幾秒里,跳完本應該在她人生下半場跳動的次數。

          我看著她看著我,我看著她跳下去。

          自從那晚已經9年了,這9年的每一個學期我都會給住宿管理處打電話,問新來的學生被分到了哪些宿舍。Reilly一直開著,但7層被關了。

          今年生活和工作的忙碌讓我比平常更晚的時候打電話,我立刻被要求等待。

          “這里是住宿管理處,”一個男人終于應聲說,“請問你是要詢問Reilly還有空著的的宿舍嗎?”

          “是的?!?/p>

          “我們今年完全住滿了,Reilly還有一條候補名單,雖說如此,你打電話的時機很巧。我沒法做保證,但是也許能讓你住進來,我們今天上午剛得到批準?!?/p>

          我緩慢地問:“什么批準?”

          “我們要重開第7層?!?/p>

          END

          相關推薦:
          午夜精品福利在线导航小视频_国产成人亚洲欧美一区综合_人妻系列日韩心得_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无码

          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