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
        1. 自殺之后的世界,恐怖故事《去喂豬》

          2023.3.16 懸疑故事 1619

          我慢慢地睜開眼睛。我頭暈目眩,喉頭隱隱作痛。我很渴。這是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周圍的一切都漸漸清晰起來。我的身體感到疼痛,我意識到這是因為我被緊緊地綁在一個空房間中央的一把金屬椅子上。光禿禿的水泥墻臟兮兮的,我光著腳,腳下的地板又冷又濕。

          只有一個燈泡照亮了房間,用一根繩子掛在天花板上。它可以投射出移動的影子,我躲避著黑暗。一扇敞開的門站在我面前,但除了走廊的墻壁,我什么也看不見。

          我試著理清思緒,試著回憶我是怎么來到這里的。我緊緊地閉上眼睛,強迫自己不要驚慌。我放慢了呼吸,集中了注意力,拼命地試圖回憶起我為什么會在這里。

          我什么都不記得了。

          我睜開眼睛,呼出一口氣,干裂的喉嚨隱隱作痛。我能聽到外面走廊墻壁上的回音。尖叫,叮當聲,嚎叫,都離我很遙遠,但這并不能幫助我平靜神經。

          “喂? !”我叫道,這個詞撕裂了我的聲帶。我感到胸口痛得直打結,但我還是清了清嗓子,又喊了起來。

          “有人嗎?你好! ?”

          黑暗的走廊里一片寂靜,只有不斷的回聲。我閉上嘴,想掙脫束縛,但繩子打得太緊了。當我的想象充斥著等待著我的可怕場景時,我反擊了。要是我能記得我為什么來這就好了!

          突然,門外傳來了腳步聲,是小腳快速的啪嗒啪嗒聲。我的希望升起來了,我把注意力集中在門上,祈禱這能有所幫助。

          一個小男孩跑了進來,他穿著紅色的長袍,腳上還帶著墊子。他的臉上貼著一個塑料魔鬼面具。眼睛上的洞中露出一雙巨大的藍眼睛,好奇地看著我。收回我的叫喊,我張開嘴正要說話,但就在這時,我注意到有什么東西不對勁。他的眼睛很大,圓得令人難以置信,從眼窩里凸出來。這讓我的脊背上一陣不安的顫抖,但我決定不去在意它。這個孩子可能會讓我獲得自由。

          “嘿!我急切地用嘶啞的聲音說,“嘿,孩子,你能把我弄出去嗎?!”

          男孩又往前走了一步,歪著頭,但沒有說話。

          我把被綁著的胳膊嘩啦嘩啦地撞在椅子上,“請給我松綁,我不應該在這里,這肯定是出了什么差錯!”

          那個男孩從他那奇怪的面具后面盯著我,然后停在我的正前方。他俯下身來,聲音像濕漉漉的綢緞,低聲說道:“你做了件壞事……”

          我疑惑地搖了搖頭:“不!不,這是個錯誤!我什么也沒做!”

          男孩的大藍眼睛里突然充滿了悲傷,“哦,你做了一件非常非常糟糕的事……”

          我又劇烈地搖了搖頭:“不行!我很抱歉!我不記得了,求你把我從椅子上弄下來吧!”

          那個男孩從他那奇怪的面具后面盯著我,然后停在我的正前方。他俯下身來,聲音像濕漉漉的綢緞,低聲說道:“你做了件壞事……”

          我疑惑地搖了搖頭:“不!不,這是個錯誤!我什么也沒做!”

          男孩的大藍眼睛里突然充滿了悲傷,“哦,你做了一件非常非常糟糕的事……”

          我又劇烈地搖了搖頭:“不!我很抱歉!我不記得了,拜托把我從椅子上弄下來!”突然,在我們繼續這個對話之前,一個人沖進了房間。他很胖,穿著工裝褲,灰白的臉因憤怒而扭曲。他手里拿著一把鋸掉的獵槍。

          “我什么也沒做!”當他朝我們走過來時,我喊道,我的聲音沙啞了,“我不應該在這里!”

          那個大塊頭沒理我,而是一把抓住孩子,把他使勁往墻上推。男孩哼了一聲,后背撞到了水泥地上,他抬起眼睛看著那個頭發花白的男人。

          那人一聲不吭的舉起他的獵槍,對準男孩的前額,一槍把他的頭打爆了。血塊飛濺在墻上,震驚像鐵拳一樣打在我的肚子上。當我驚恐地看著那具無頭尸體癱倒在地時,我的耳朵嗡嗡作響,時間似乎慢了下來。

          我快速的調整了我的呼吸,時間重新調整了過來。

          “基督耶穌他媽的!”我尖叫著,使勁抓住繩子,驚恐地瞪大眼睛,“搞什么鬼!?”

          那個男人無視我的尖叫,彎下腰抱起了那個男孩。他把那具殘破的尸體扛在肩上,走出了門口。

          突然,走廊里爆發出一陣惡意的笑聲,外面的東西齊聲嚎叫著。我閉上眼睛,那聲音震耳欲聾,恐懼充斥著我的每一個毛孔。

          過了一會兒,笑聲消失了,我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不敢相信我剛才看到的。

          “你好?!?/p>

          當我意識到還有一個人站在我面前時,我跳了起來。他穿著一件簡單的白色襯衫和牛仔褲。他的棕色頭發剪得很短,看上去三十出頭,一雙綠色的眼睛呆滯而毫無生氣,豐滿的嘴唇從嘴角往下拉著。

          “怎么回事!?”我在哪兒! ?我叫道,新的恐懼像熱血一樣涌進我的胃。

          男人交叉雙臂說:“你是新來的嗎?”他搖了搖頭,“我討厭你們這些人?!?/p>

          問題涌上我的唇邊,但他揮了揮手,劃破了空氣,要求我保持沉默。

          他用舌頭舔了舔牙齒,冷笑道:“你看起來好像已經見識過這個地方的一些恐怖了,是吧?是的,我從你的眼神就能看出來。你嚇壞了。你看到了什么,對嗎?現在看來也沒那么糟了,不是嗎?你才來了五分鐘,就已經尿褲子了。”

          “我在哪兒?我喘著氣說,再也憋不住了,“你們這些人想要什么?”

          男人把雙臂交叉在背后,“我打賭你想離開這里,是不是?”我打賭你想回到你的家。哦,你的家人,你的一切?!?/p>

          “求求你,”我打斷了他,“不管我對你做了什么……我真的很抱歉,但我不記得了!”

          男人翻了翻眼珠:“你又沒對我做什么。你對你自己做了些事情。你真的什么都不記得了嗎?”

          我搖了搖頭,感到淚水在我的眼中涌出,我充滿了恐懼。

          男人輕蔑地看著我說:“你等你的老婆去上班了,然后到柴棚里上吊自殺。你死了?!?/p>

          最近的記憶像泥塘里的怪物一樣浮現在我的腦海里。我睜大了眼睛。雖然我很想否認他,但他是對的。我自殺了。這件事像子彈頭列車一樣撕裂了我的大腦,讓我眩暈。

          “順便說一下,我是丹尼,”男人說,無視我震驚的表情,“我是這里的二號員工。我負責入職培訓。我想快點說因為我厭倦了對你們這些可悲的自殺者重復這些該死的事情。在我開始之前,你有一個問題可以問我?!?/p>

          他低頭看著我,我正忙著把我的想法組織成連貫的東西。這一切太可怕了。我為什么要自殺呢?我與恐慌和困惑的迷霧作斗爭,它慢慢消散了。我剛剛丟了工作。是的……這就是開始。我緊閉雙眼,強迫更多的記憶浮現出來。我失去了工作,也即將失去房子。我的妻子苔絲…她發現了,準備離開我。我沒有任何出路,沒有任何選擇。我突然被解雇了,而且我的積蓄也不多。我破產了,很快就要無家可歸,我妻子為此恨我。還有一件事……這是正確的。她對我不忠。一天晚上她睡覺的時候,我看到了她手機上的短信,證實了我的猜測。我的生活已經墮落到一團糟,我已經沒有選擇了。羞辱和羞愧充滿了我的內心,我決定死亡,死亡是我唯一的選擇。

          “嘿,混蛋,你有問題嗎?”丹尼邊說邊在我面前打響指。

          我被拉回到現實中,問了唯一重要的問題。

          “這是地獄嗎?”

          丹尼哼了一聲:“你們這些人總是問這個問題。”他開始在我面前踱來踱去?!斑@不是地獄。這里也不是天堂。這里是黑農場。不,不能那么叫它。這是上帝派結束自己生命的靈魂去的地方。你自殺了。你看,他不知道該拿你怎么辦……魔鬼也不知道。也有真正的好人自殺。為了一時的軟弱而將他們永遠流放到地獄似乎太殘忍了,對吧?就我個人而言,我認為上帝和魔鬼只是厭倦了爭論這個問題。所以,他們就把他們送到這里,送到黑農場?!?/p>

          “…這個地方是上帝創造的嗎?”我問道,越來越困惑了。

          丹尼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咯咯地笑著說:“當然,在某個時候。但當他讓頭豬負責時,就失去了控制?!?/p>

          “豬是什么?”我問道,我不確定自己想知道答案。

          丹尼惱怒地舉起一只手,“我能說完嗎?上帝在很久以前創造了這個地方,讓這頭豬負責,然后就忘了它。當他轉身的時候,豬決定用他的新能力來創造他自己的小世界。你周圍看到的這堆東西就是那個實驗的殘骸。黑農場過去要好得多,但那頭豬希望一切都不一樣。他想創造自己的盛世。你看到的這些人,這些怪物,他們都是豬創造正常生命的嘗試。這些變異的可怕的創造物充滿了罪惡和仇恨,而不是上帝地球里的模仿物。他們肆無忌憚地在這里橫行。這地方太混亂了。黑農場是一個充滿怪物和怪物的馬戲團。這就是你的永恒?!?/p>

          恐懼像濃油一樣在我的腸子里沸騰。不。不,這不是我的結局。我不相信這種事。這不是真的!我很快就會醒來,發現我只是在做噩夢!一定是這樣!

          丹尼站在我面前,輕輕地扇了我一巴掌,“嘿,嘿!別對我歇斯底里。我還沒說完呢?!?/p>

          我抬起淚眼和他對視。

          丹尼笑了:“你可以隨時喂豬?!?/p>

          我的呼吸從肺里噴出,像燃燒的蒸汽,”那是什么意思? “

          丹尼攤開雙手,仍然微笑著說:“就是這么簡單。喂豬。如果你這么做,他可能會把你送回你的生活?!?/p>

          “如果——如果不行呢?”“我斷斷續續的說。

          “你會被送進地獄。如果你猶豫不決的話就拋硬幣吧。跟我們待在這里,不然就去喂豬。如果你選擇留下,我會讓你走…我讓你出去,”他指著門說,“但我向你保證……在走廊盡頭等著你的是什么?這么說吧,地獄也沒那個糟糕?!?/p>

          我使勁咽了咽口水,盡量把這一切都消化掉。我為什么不試試喂豬呢?這意味著什么?只要有一絲希望,我都愿意接受。在這個地方,黑農場永生,被送進地獄,或者…或者喂豬?只要能有機會回去,我什么都愿意做。這個噩夢讓我的問題相形見絀。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丹尼就舉起了一只手:“我會讓你考慮一下。我一會兒就回來?!?/p>

          “我要喂豬!”我叫道,我不想在這個可怕的房間里再呆一秒鐘。我能聽到一個女人在走廊里尖叫,她的哭聲越來越高,一個肉多的東西砸向了她。我的呼吸劇烈地拉扯著喉嚨,喉嚨變得火辣辣的。丹尼注意到了這個噪音,笑了。

          “聽起來很糟糕吧?”他輕聲說,那女人的聲音因痛苦而嘶啞。有什么東西仍在撞擊著她,那被打的皮肉的聲音在我的想象中糟糕透了,它激起了我的恐懼。

          “求求你,”我喘不過氣來,“就……讓我來喂豬吧。我不想再呆在這兒了?!?/p>

          丹尼轉過身去,“我一會兒就回來。享受獨處的時光。認真考慮一下你的處境。衡量你的選擇。記住……你可以掌控你自己的命運?!?/p>

          說完他就走了,留下我在昏暗的房間里。

          淚水順著我的臉流下來。

          那女人尖叫了好幾個小時。

          在某個時刻,我陷入了半睡半醒的狀態。房間里的黑暗似乎把我壓住了,我的眼睛撲撲地合上了。我渾身疼痛,喉嚨發著一團火焰。干渴像鋒利的玻璃一樣劃著我的氣管。我的嘴唇像皺巴巴的紙。我的頭像鼓一樣轟鳴。房間里的聲音忽進忽出,我的思緒飄向那無休無止的恐怖聲音。

          我迷失在一片朦朧之中,沒有意識到有什么東西正滑進房間,直到我感到我的大腳趾被尖銳地刺了一下。我從暈眩中驚醒過來,我的腳痛得直冒煙。我尖叫起來,想動彈一下,但捆綁我的繩子把我緊緊地綁住了。

          房間里的一切又清晰起來,我痛苦地眨著眼睛,感覺到血在我的腳趾間滴落。我低頭尋找疼痛的根源,感到一聲尖叫被扼在我的喉嚨里。

          抬頭看著我的是一個沒有胳膊的人。他像蟲子一樣在地板上爬來爬去,光禿禿的腦袋上結了痂,臟兮兮的。他的雙腿被帶刺的鐵絲纏住,迫使他扭動身體才能移動。他的眼睛沒有眼皮,睜得大大的,兩顆布滿血絲的白眼瞪著我,充滿了饑餓。他的牙齒被拔掉了,換上了長長的螺絲釘,這些螺絲釘從他流血的牙床上伸出來,就像一塊破碎的巖石。

          他的脖子上掛著一條皮帶,我跟著它穿過地板來到敞開的門口。繩子的末端被一個高大的裸體男人拉著。他身上沒有毛發,肌肉松弛,身上布滿了和他的寵物一樣的疤痕。一個臟袋子蒙住他的頭,遮住了他的臉,只有一只紅眼睛從布上粗糙的切口偷偷地盯著我。

          他盯著我,摸著他那充血的陰///莖,呼吸沉重而吃力。當那個沒有胳膊的人又向我扭動的時候,他的主人開始手///淫。我尖叫著,那張滿是螺絲的嘴再次咬著我,我的哭聲似乎更刺激了那個裸///體的男人。

          “放開我!讓它停下!”我驚恐地尖叫道。我試圖踢那個人,盡量避開他鋒利的金屬牙齒。我用腳后跟打在他的頭上,他的臉在地板上彈起來,尖叫著。

          一聲快樂的呻吟從那個袋子男人的嘴里發出來,我轉過身去,一團黑霧噴到了地板上。鐵鏈咔嗒咔嗒地響了起來,我回頭一看,只見他們倆走了,斷臂人被拽著脖子拖出了門。我看了看那個袋子男人射//精的地方,看到了一灘死螞蟻。我吐到了自己身上,厚厚的膽汁和黏液像簾子一樣蓋著我。

          “放我出去!”我尖叫著,一縷縷嘔吐物順著我的下巴流下,“我不屬于這里!”

          我聽著這兩個人沿著走廊撤退,鐵鏈的叮當聲伴隨著肉體在水泥地上被拖拽的聲音。我又尖叫起來,但我知道沒人會幫我。我把一團痰和膽汁吐到地上,嘴里的酸味消失了。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過了一會兒,我聽到有人走過來。我一直處于痛苦的沉寂之中,我的頭腦就像一張黑暗絕望的空白畫布,但是那聲音把我從恍惚的狀態中喚醒。由于長時間的束縛,我手臂上的肌肉都在灼燒,我拼命地挪動它們,盡我最大的努力讓自己做好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恐怖。

          腳步聲越來越近,然后一個女人走進了房間。她在門口停下來看著我。她的一只眼睛不見了,頭骨上有一個黑色的空洞。她的頭發亂蓬蓬的,棕色的,像一團亂麻,像一個被人遺忘的窩。她的皮膚蒼白又骯臟,衣衫襤褸。我不知道她多大了,但她那只好眼睛里有成熟的一面。

          “還在想什么?她問道,聲音僵硬。

          “什么?”

          她又走近了一步,“你還在考慮要不要喂豬嗎?”

          我小心地看著她,“是啊……你是誰?你想要什么?”

          “我也曾經像你現在一樣,”她說,“試圖決定自己的命運。我不敢相信這是我們死后發生的事。這不是我接受的教育……宗教并沒有警告我要注意這個地方?!?/p>

          我再次試了試綁著我的繩子,看看能不能掙脫。然后問:“你也自殺了嗎?你和我一樣嗎?你不是那些……那些怪物的一員嗎?”

          她哼了一聲,“你的問題真讓我心碎?!彼嗣驹撚醒劬υ谏厦娴亩?,“不過我能理解你的謹慎。是的,我有自殺傾向。我在這里很久很久了。但那是我的選擇。我決定在這里碰碰運氣?!?/p>

          我朝門外示意:“外面有什么?”這是怎么回事?”

          她重重地吐了口氣,靠在墻上,“我甚至無法描述這個地方。這是你從未見過的。”她吞吞吐吐地說,“你得親眼看看才能明白?!?/p>

          “情況有多糟?為什么這些變異的人會互相傷害,互相殘殺?”我問。

          她把頭靠在墻上,“你要花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完全了解這個地方。但你可沒有這么多年?,F在你得做個決定,留下來或者去喂豬。他們說地獄比這里更糟,但不會差太多。怪物和自殺者在黑農場游蕩,殺人,強奸,殘忍的對待其他東西。然后你醒來,想知道在其他東西殺死你之前你能活多久。這是一個無盡的循環?!?/p>

          “那你為什么留下來?”我追問道:“你為什么不喂豬?我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我愿意做任何事只要能回到過去。我不能呆在這里,我……我就是不能!”

          她傷心地對我笑了笑,“為什么?”我為什么選擇這個?真的很簡單。我是個懦夫。我活著的時候是個懦夫,死后也是個懦夫。到了緊要關頭,當那一刻來臨的時候,我選擇了留在這里。我不知道外面有什么在等著我。歸根結底,這是一個由我自己的恐懼引發的簡單選擇?!?/p>

          “豬是什么?”它對你有什么影響?”我追問。

          她突然轉身說:“恐怕這要由你來發現了。但我要警告你。做決定之前要仔細考慮一下。有時候,因你的恐懼而受苦,好過永遠受苦。要勇敢?!?/p>

          “我該怎么辦?”她走出門時,我在椅子上顫抖著喊道。

          她停下來,回頭看了最后一眼。她掃視了一下四周,低聲說:“喂豬?!?/p>

          說完她就走了。

          我又一次沉默地坐著。我的腦子一片混亂,絕望地考慮著我的選擇。我仍然不能完全理解我所處的處境。這實在是太多了,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死亡的另一邊不應該是這樣的。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但不是這個噩夢。問題像冰冷的海浪沖擊著一艘正在下沉的船一樣沖擊著我的頭腦。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帶來什么,我怎么能做出選擇呢?

          這個地方,黑農場,我不能待在這里。但如果我下地獄呢?如果我沒被送回去呢?我會才出虎口,又入狼窩。我的存在將永遠被詛咒,成為無盡的痛苦。但這里,這里也有像我這樣的人。自殺者。這里也不全是怪物和殘缺不全的殺人犯。也許我可以找個地方躲起來,湊合著過個過得去的日子。這肯定比被送進地獄要好!

          不,不,我不會這樣度過我的永生。我拒絕聽之任之。只要有一絲希望,我都愿意接受。我不想去想會發生什么。我不想被懷疑自己的感覺所折磨。我會喂豬,接受命運為我選擇的一切。我想起來了,這是唯一的選擇。

          我會喂豬。

          嘿!你好! ?丹尼!”我喊道,在椅子上咔噠咔噠地坐著?!拔乙呀洓Q定了!丹尼!”

          過了幾秒鐘,我聽到走廊里傳來了向我走來的腳步聲。

          丹尼走到門口,一臉惱怒的表情。

          “我已經做了決定,”我說,“我要去喂豬?!?/p>

          “聽起來自從我離開你之后,你真的想了很多,”丹尼諷刺地說。

          我舔了舔嘴唇,“如果你處在我的位置,你也會這么做的?!?/p>

          丹尼走在我身后,“我也曾經站在你的位置上。我做出了不同的選擇。”我睜大了眼睛,然后丹尼用一塊薄布包住了我的整個腦袋,弄得我睜不開眼睛。我拼命地吸氣,但每次吸氣都感覺空空如也。

          我感到丹尼給我松了綁,我的身體放松下來,僵硬的肌肉松了一口氣。我轉動著肩膀,松開了雙手,我如釋重負地呻吟起來。我用手捶著后背,伸了個懶腰,骨頭嘎吱作響。

          “戴上眼罩,跟著我,”丹尼邊說邊把我拉起來。

          當我把站起來時,我的腿在顫抖,我的大腿在固定了很長時間之后不停的抖著。我盲目地伸手在前面摸索,找到了丹尼的肩膀,他帶我走出房間時,我把手放在上面。

          當我走進走廊時,我突然聽到了以前從未聽到過的聲音。金屬的撞擊聲,一聲長長的肉撕裂的聲音,什么東西在嘔吐……這些聲音在我的耳朵里跳著,在黑暗中描繪出我想象中的恐怖場景。我更緊地抓住丹尼的肩膀,跌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后,心怦怦直跳。

          我聽到有東西尾隨在我們身后,但丹尼好像沒注意到。就算他知道,他也不在乎。這聲音是肉拍打在我身后僅僅幾英寸的混凝土上的聲音,我突然感到脖子上有熱氣,耳朵傳來濕漉漉的舌頭碰著牙齦的聲音。由于恐懼攫住了我,我的呼吸變得更加困難。

          “進去喂小豬,是嗎?”有人在我耳邊低語。我感到有什么東西壓在我的后腦勺上,我盡量不去想它可能是什么。它又濕又滑,我聽到咯咯地笑聲。

          “你是一只餓肚子的小豬,現在給你一頓飯吃吧?!蹦菛|西又低聲說,聲音很低,跟我以前聽到的任何聲音都不一樣。就像一連串的咕噥聲和呻吟聲混雜在一起,形成了支離破碎的詞語。

          讓我松了一口氣的是,我聽到那東西從哪里離開了,我繼續跟著丹尼。我們走著,他一直保持沉默,我感覺到了空氣的變化。濃重的熱氣讓位給一種涼爽的、幾乎令人愉快的溫度,但它繼續下降,很快我就在寒冷中劇烈地顫抖。我什么也看不見,但我感覺到一陣微風拂過我的臉,就像我們在外面一樣。我沒聽見丹尼開門,但這里的一切都不是自然的。就像現實模糊后滲透揉雜在一起,像幾卷膠卷融化了。

          牙齒在打戰,我突然被一股強烈的熱浪炸得喘不過氣。

          我的腳絆了一跤,因為地形改變了,我突然感覺走在像熱鐵一樣的東西上。我的耳朵里充滿了灼熱的熔爐聲和機器的碰撞聲。我看不見它,但我感覺頭頂上有一片廣闊的區域。我聞到了灰燼的味道,嘗到了呼吸進來的空氣在我舌頭上留下的塵土,汗水又一次打濕了我的后背。

          突然,我撞上了丹尼,他停了下來。我迅速后退了幾步,低聲道歉。我能聽到前面有動靜,有鐵鏈的沙沙聲,還有金屬地板上奇怪的咔噠聲。還有別的聲音……什么東西在……吸食。

          接著,房間里響起了一頭巨大的豬的尖叫聲,震耳欲聾。我捂住耳朵,被那尖銳的哀號聲震得頭昏腦漲。我咬緊牙關,聽著金屬發出的聲音漸漸消失為一連串的哼哼聲。

          它聽起來非常巨大。

          “我又帶來了一個,”丹尼宣布,聲音里流露出一絲敬意?!八胛关i?!?/p>

          我等待著,期待著聽到回答。布裹住了我的眼睛,使我的視線無法與外界接觸。我意識到我的膝蓋在顫抖,背上滿是汗水。我嚇壞了。

          “如果這是您想要的,”丹尼說,我感覺到他在鞠躬。很明顯,一些看不見的對話剛剛發生了,丹尼抓住我的手腕,把我往前推。

          “靠近那頭豬,”他指示道。

          我全身顫抖,雙膝僵硬。丹尼的肩膀從我的手下消失后,我舉起雙手,試圖弄清楚我的方向,熱氣和灰燼使我的腦袋充滿了惡心的感覺。我感覺我要吐了,我的胃像海一樣翻來覆去。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面前是怎樣的恐怖景象。我感到迷惘和渺小,一滴又一滴的眼淚從我的眼里滴下來,浸透在我臉上的布里。

          “求求你,”我懇求道,“讓我看看發生了什么事?!?/p>

          丹尼突然出現在我身后,推著我往前走。他引導我的手走向某樣東西,我們步調一致。即使布遮住了我的臉,我仍能感覺到前面一大片高聳的黑暗。這是一張已經變暗的畫布上的一塊黑點。

          正當我們向前走的時候,一股可怕的氣味突然襲擊了我,我噎住了,轉過身去。丹尼抓得更緊了,迫使我繼續前進。我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就在我面前,一團活生生的、不斷移動的肉體。氣味越來越難聞,我又吐了。熱空氣吹到我臉上,一陣陣熱風不斷地吹來。

          我吐到了我的衣服里,這就是熱空氣中產生的氣味的來源。當膽汁染上織物時的氣味,我窒息了,嘔吐物浸透了織物,暫時切斷了我的氧氣供應。丹尼拍開了我的手,我花了幾秒鐘的時間才使呼吸平穩下來。我開始哭了,恐懼和痛苦擊垮了我的意志力。

          我吸了幾口氣,濕布發臭了。我自己的胃酸涂在我的皮膚上,我請求著這一切的結束。

          有東西在我面前尖叫。

          我感覺我的尿都要出來了。我已經站在豬的前面了。

          它是我模糊視野中的黑暗之源:一個又胖又大的生物。它吹到我臉上的每一次呼吸都充滿了我的所有感知器官。

          丹尼舉起我的手,我碰到了豬的鼻子。我立刻退縮了,但丹尼把我的手拉了回來。它的皮毛又硬又脆,當我顫抖的手探到它的鼻子時,我清楚了這個動物的大小。

          它非常巨大,重量起碼超過一噸。它的肉在我汗流浹背的手上蠕動著,它微微張開嘴。我的手指纏繞著廚房刀具大小的牙齒,我意識到它的嘴絕對是凹陷的。

          那只豬又尖聲叫了起來,我聽到它的蹄子碰著地面的聲音。這聲音聽起來就像盛夏的雷聲滾過開闊的田野。

          “請把眼罩取下來,”我懇求道,我的腿變成了果凍,無法支撐我繼續站著。

          丹尼后退了幾步,我從他的聲音里聽到了敬意,“你不會想這么做的?!?/p>

          當那頭豬用鼻子輕推我時,我嚇了一跳,那濕漉漉的肉圈在我的臉上擠壓著。我戰戰兢兢地走開,舉起雙手,沒有發出一聲恐懼的喊叫。

          “喂豬,”丹尼指示道,他的聲音現在像冰冷的鋼鐵?!澳阕龀隽四愕倪x擇?,F在接受它吧。這是你回去的唯一機會?;蛘哓i不喜歡你的味道,把你送進地獄。只有一個辦法能知道?!?/p>

          我睜大了眼睛,“不會……吧……”我的味道如何?

          “爬進它的嘴里?!?/p>

          我的膀胱放開了,我感到溫暖的尿流到我的腿上,“不……不,你的意思不會是……”

          丹尼的聲音變的更加生硬,“爬進它的嘴里,不停地向前爬,直到它把你吃掉?!?/p>

          我不得不冒這個險。

          “求你了,上帝,”我低聲說,向前邁了一步,“如果你能聽見我的話……求你了……可憐可憐我吧?!?/p>

          我顫抖著手伸手去抓那只豬,抓住它厚厚的皮毛。我感到它慢慢地低下頭,張開嘴。它在等著我,它那又厚又熱的呼吸在我的臉上發臭。這就是它?,F在我不能回頭了。

          我慢慢地抓住它的牙齒,把自己推向它的下顎。它的頭朝下,所以我立刻趴在地上,成45度角。它潮濕的舌頭在我身下噠噠作響,我顫抖得幾乎無法呼吸。淚水浸濕了我的眼罩,我的心直跳,撞擊著肋骨。

          我慢慢地向前伸出手,又找到了一顆要抓住的牙齒。我咬緊牙關,把身體向內拉過膝蓋。那豬抬起頭來,我突然完全趴在它的舌頭上。

          唾液和黏液在我周圍滴落,熱得我幾乎暈過去。我的膝蓋撞在它的門牙上發出咔噠咔噠的聲音,我把自己拉得更深了。它的內側臉頰在我周圍壓得緊緊的,擠壓著我的身體,就像浸濕的肉棺材。

          我害怕的,伸手到前面,發現了更多的牙齒。我把自己拉進它的嘴里,感覺我的腳滑過它的嘴唇。我全身沾滿了粘液,我大聲的哭了起來,在黑暗中抓著另一顆牙齒。

          那頭豬開始咬我了。

          當我的身體被它巨大的牙齒緊緊咬住時,我痛苦地尖叫起來。我立刻聽到我的腿啪的一聲,感到濕漉漉的骨頭從皮膚里冒出來。我劇烈地顫抖著,身體在休克中抽搐著,鮮血和痛苦交織在一起。

          它的舌頭在嘴里移動著,我感到它在咬我的肩膀。我怒吼著,眼睛都鼓了出來,一根滾燙的柱子壓在了我的鎖骨上。我劇烈地嘔吐起來,無法控制自己,疼痛難忍。

          但我保持爬行。

          我尖叫著,充血的眼睛瘋狂地轉動著,用我完好的胳膊向前伸去,濕漉漉地尋找著另一顆牙齒。我咬緊牙關,嘴里的血從牙縫間噴涌而出,我的手指纏繞著一個堅硬的東西。

          那頭豬又咬了我一口,它的舌頭扭動著我的身體,這樣它的臼齒就能咬到我的膝蓋上。疼痛帶來了黑暗,但我的嚎叫迫使我睜開眼睛。

          “上帝啊,讓它停下來吧!”我吼道,顫抖的手還抓著前面的那顆牙,“請他媽的讓它停下來吧!”

          我使勁地咬緊牙關,一邊尖叫著,一邊慢慢地把身體往嘴里塞。

          事情發生了變化,它咽喉的緊壁緊緊地擠壓著我的頭,我意識到我快撐不下去了。

          “來吧,你這個混蛋!來吧!”我怒吼著,聲帶破裂了。我把手伸到前面,抓住了一團厚厚的肉。我的頭好像要裂開了,豬又咬了我一口。

          我倒吸了一口冷氣,鮮血從我嘴里噴涌而出。

          它刺穿了我的胃,像膨脹的面條一樣抹去了我的五臟六腑。黑暗向我撲來,我驚慌得又尖叫起來。

          就在黑暗吞噬我的時候,我用盡最后一點力氣,最后一次向前拉,感覺自己正滑入它的喉嚨。

          黑暗。下降……尖叫。我反抗著。熱量,熱得我都快融化了。發出叮當聲的……有什么東西在敲打某種金屬。顏色和圖像在我身邊飛快地掠過,以至于我只能辨認出它們的形狀。血涌進了我的眼睛。

          我覺得我會一直墮落下去。

          突然,我的眼睛猛地睜開,我掉了下去,我的呼吸帶著一股巨大的純凈的空氣流回我的肺。我在木地板上彈跳起來,我哭了,因為我覺得鼻子斷了。我嘗到了血的味道,看到了星星。

          我的喉嚨周圍有一圈燃燒的火舌,我感到口渴得難以忍受。

          我正躺在地板上。

          我慢慢地睜開眼睛,黑暗開始消退,就像太陽下的晨霧。顏色混合在一起,他們的形狀清晰可見。

          我在我的木棚里。

          我伸手抓住那喉嚨前的熱源。這是我用來上吊的繩子,但現在它斷了,我擺脫了死亡的束縛。

          我如釋重負,感激之情如潮水般涌上心頭。我蜷縮在地板上抽泣著,淚水從我的眼睛里滴落在骯臟的地板上。我的身體顫抖著,不間斷地哭泣著,濕漉漉的叫聲從我顫抖的嘴唇里傳來。

          我得救了。我又活過來了。

          我從地板上的那個位置抬起眼睛,聲音嘶啞地說:“感謝上帝。哦,謝謝你。”我又忍不住痛哭起來,“我保證再也不浪費我的生命了。我保證我會彌補一切,我會解決一切?!?/p>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起來。時間似乎延展到永遠。我的大腦拒絕重建,我剛剛目睹的恐怖壓垮了我。

          但我知道我會盡我所能讓我的生活過得更好。我要充實地過好每一天。我會在黑暗的時候幫助別人。我會接觸盡可能多的自殺者,試圖把他們從另一個世界的等待中拯救出來。

          我不想讓任何人目睹自殺的恐怖。

          我不想讓別人去喂豬。

          end

          相關推薦:
          午夜精品福利在线导航小视频_国产成人亚洲欧美一区综合_人妻系列日韩心得_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无码

          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