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
        1. 埋藏63年的故事

          2022.11.28 懸疑故事 2163

          先聲明:我是一個老男人。

          在最近的幾年里,我總是安慰自己我還在七十初頭,但數學很簡單而且無情。

          今天是我的75歲生日,天啊,時間飛逝。

          我不是要請你為我祝福,這不是個值得我興奮的里程碑。

          當然,我很慶幸我還在這里,但是我發現一年一年過去,越來越少事情值得我活下去。

          我骨頭酸痛,小孩住得很遠,床的另一側剛好空了八個月。

          事實上,在十一月投票給Trump的對手而不是天殺的Trump之后,

          應該就沒什么事值得我活下去了。

          所以請高抬貴手,省省你們的「生日快樂」和其他祝福。

          我在這里是因為我有個故事要給你們,是一個我從未說過的故事。

          我曾想過我會保守它,因為故事很愚蠢,或可能沒有人會相信這個故事。

          我發現年紀增長之后,反而越難欺騙自己。

          如果我是一個非常誠實的人,我不會告訴任何人這個故事,

          因為這嚇到我了,幾乎把我嚇死。

          但死亡看起來比以前還要親切,所以仔細聽了。

          這發生在1950年,在一個緬因州的小鎮。

          我是個九歲男孩,個頭比我實際年齡還小,

          全世界我只有一個可以說話的朋友──

          然后他的家人,像是心血來潮,決定搬到2000哩外。這成為了我生命中最糟的夏天。

          當時我爸爸不在,我媽媽是個家政婦。

          有些猶豫后,我決定那個夏天都要待在公共圖書館。

          當我想出了這個辦法不用再待在家里,我沾沾自喜。

          這個圖書館的館藏,尤其是童書,可以說是極少。

          但在這寒酸的墻下,沒有未完成的瑣事,沒有嘮叨的母親(愿上帝讓她安息),

          也許最重要的是,沒有其他我會盼望著和他們交朋友的小孩。

          我是唯一一個,要將珍貴的自由日子關在書架間的極低社會階層小孩,但我覺得沒關系。

          夏天的前半段比我原先想像的還糟。

          我會睡到十點才起來做家事,然后騎腳踏車去圖書館。

          (說到腳踏車,我指的是把一對輪子用狗屎般爛的木材接在一起)

          到那邊之后,我的時間分成無意地或有意地惹惱年長的老主顧們。

          有次有個和藹的女士竟然噓我「他媽的閉上嘴」來打斷我不間斷的打舌──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大人說出他媽的。

          這有什么好說的,我知道,但在那些日子我從沒聽過。

          無聊的日子成了可悲的日子。

          我甚至開始祈禱再次去學校──直到我發現了地下室。

          我敢發誓我閑晃過圖書館的每一個角落,

          但是有一天,在外語區后方的角落我偶然發現了一個我沒看過的小木門。

          這個地方就是這個故事的開始。

          這扇門沒有窗、橡木制,看起來比它旁邊的墻還老。

          它有個黑色金屬的把手,看起來真的很古老──就算它是17世紀制作的我也不意外。

          刻在把手上的似乎是一個腳印。

          我有種預感,在這扇門后的是我不應該接觸的東西,

          也因此可能是這個夏天我遇過最有趣的東西。

          我快速地瞄了一下四周,確認沒有人在看我,然后轉動厚重的把手,溜進門內,關上門。

          那里什么都沒有,只有黑暗。

          我走了幾步階梯然后停下,圍繞著我的陰影讓我失去勇氣。

          我在身前揮手,嘗試找到墻壁或柜子或任何東西來抓。

          我真正找到的東西更加細微──由上垂下的一小條線──但更加實用。

          我緊緊地抓住并往下拉。

          在那個年代,很多燈泡都是靠線來開關,這就是其中之一。

          我的四周立即被照亮。

          我站在一個小小的被灰塵覆蓋的平臺,看起來已經沒有生命活動好一段時間了。

          在我左手邊,有個搖搖欲墜的木制螺旋梯,看起來隨時都可能崩塌。

          這個燈泡是房間里唯一的光線來源,而且很微弱,

          所以當我往扶手下凝視,樓梯的底部在一片黑暗中。

          我開始覺得害怕。

          這個地方──不論是在哪里──看起來跟這個小鎮圖書館毫無關系。

          我就像是在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建筑物。

          但沒有一個九歲小孩喜歡一個沒解開的秘密。

          現在我回首,我希望能告訴當時的自己轉身往回走,做任何其他事就是不要往樓梯下走。

          「你就會少掉很多失眠的夜晚?!刮視@樣說。

          可是,那時的我并不知道──就算知道我可能也不會聽進去。

          所以我不僅沒有轉身,我深呼吸、握緊扶手、直直地向前看,開始向下走。

          扶手的木頭很乾而且都是尖碎片。

          我馬上放開,雙手張開以保持平衡,并一邊往下走。

          這段路(至少感覺起來)非常長,只有上頭燈泡的微弱光線伴隨我,

          我的心在黑暗中劇烈跳動。

          即使是小孩也可以感覺出有東西不對勁,我覺得啦──只是小孩不會每次都當一回事。

          當我腳踩到底部的地板時,燈泡的光離我好遠好遠。

          但這里有新的光源,而且天啊,我永遠不會忘記。

          就在我眼前有一扇門,很大,有著暗紅色的陰影。

          光從門的后面來,從門的四邊照出細線──一個不祥的、隱隱發光的長方形。

          我再一次深呼吸,并走過這扇我不應該走過的門。

          不像我剛剛走進的黑暗房間,門后的房間很亮。

          當我眼睛適應了光線,我所看到的令人屏息。

          是一個圖書館??梢韵胂竦玫降淖钔昝赖膱D書館。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一邊近乎虔敬地走進房間。好美。

          比上面的圖書館還小,小很多,但看起來幾乎是為我量身訂做。

          書柜上放滿了亮麗顏色的書名的書,

          房間中間的兩張扶手椅有著細膩的舒適感,

          還有氣味──我的天啊,這個氣味──就是讓人難以置信。像是混合了柑橘與松樹。

          我就是不能用言語來描述,我只想說,我從沒聞過比這更好的。75年來都沒有。

          這是什么房間?為什么以前都沒聽過?為什么沒有其他人?這些都是我應該問的問題。

          但我陶醉其中。

          我環顧四周的書,沐浴在天堂般的氣味,我只有一個想法:我再也不會無聊了。

          實際上,無聊只離開我三年。

          在我12歲的生日,也就是63年前,所有事情都變了。

          在那天以前,我有空就去我的地下秘密基地──通常一個禮拜好幾次。

          我從沒看過其他人在那里,然而奇怪的是我也沒有懷疑。

          我從沒將書從房間里拿走,而是挑出我上次看到一半的某一集。

          我坐下來,總是在同一張深紫色扶手椅,總是留下另一張在我正對面的空椅。

          這張扶手椅是我的,另一張是──呃,我想這句話我總是說不好。

          但它不是我的,天殺的我很確定。

          在我12歲生日,我比平常還要晚去。

          我媽邀請了一些同學和表兄弟姊妹來我家慶祝,一個我覺得乏味勝過于感人的表示──

          我說真的,我只想要將我的生日花在坐著閱讀并聞天堂般的氣味。

          終于,我們的客人回家了,我在圖書館關門前15分鐘到達。

          這也沒差,工作人員關門時從沒檢查下方。我可以留到任何時候。

          這個特別的夜晚,我沉浸在史詩冒險的最后一個章節,騎士、利劍、龍,諸如此類的。

          直到我讀完最后一個字并闔上書,我才聞到那個味道。

          房間里曾經美妙的味道變酸了,我坐在那里一陣子,坐立難安。

          客觀的說,我可以辨認出這個氣味跟以前一樣──混合了柑橘和松樹。

          我就是感覺到有哪里不一樣,而且我再也不喜歡這個氣味。

          這就像一個鼻子版的視錯覺,

          你知道的,那種看起來像一個年輕女人往后看,一轉眼又看到一個老女人面向著你。

          你不可能視而不見,而我也無法聞而不覺。咒語被打破了。

          而且這個氣味像是從某個特定的地方來的,這還是第一次。

          一陣不安襲來,我像只瘋狂的狗嗅聞著空氣,

          在房間里搜尋直到我來到了房間后方的一個柜子。

          這個柜子正常得完美,除了其中一本書──

          很大的褪紫紅色皮革封面,有個引人注目的黑色腳印在書脊上方。

          這就是氣味的來源。

          我打開了封面,看到第一頁最上方紅如血般的潦草字跡:

          「讓你的悲傷安息,朋友,讓他們留在其長眠之處?!?/p>

          我盯著這句話,著迷似的,我坐回我的椅子。

          翻了一頁??瞻椎?。氣味變得濃郁。

          再翻一頁,空白的,氣味變得更加濃郁。

          我停了一會,忍住想嘔吐的沖動,并開始走動。

          然后,當我靠近扶手椅時,我翻到最后一頁──

          在那里,同樣不祥的字跡寫著我最不想看到的:我的名字。

          我丟下書,準備沖向門,但當我轉回視線,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停了下來。

          那張空椅不再是空的了。

          一位上了年紀的西裝男子坐在我前面,翹著二郎腿,

          銳利的灰眼注視著我,掛著一抹微微的假笑。

          我受不了了。我跪倒在地,把我胃里的東西吐到地毯上。

          我擦了嘴,看著我的嘔吐物。聽到男子發出了輕笑聲。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他?!改闶钦l?」我問道,聲音里有著恐慌。

          男子站了起來,輕輕地扶住我的肩膀,協助我回到我的椅子。他再次坐回他自己的椅子。

          「恐怕我們有了不愉快的開始,」他說著,看著地毯上一堆嘔吐物。

          「這氣味…需要一點時間來適應?!?/p>

          「你是誰?」我再次問道。

          「今晚,你將會經歷前有未有的苦痛,」他說著。

          「我以一個朋友的身分前來,提供你一個避難所,來躲避之后會發生的所有暴風雨?!?/p>

          那個時候我只想要離開,但我繼續坐著。我問他他在說的是什么。

          「你媽媽死了,我的孩子。用她自己的手,在她的廚房。我必須承認那場面很可怕,」

          他以悲傷的語調說著,但他那是戲謔似的眼神嗎?

          「你當然會想要避免走這條路,我可以告訴你一個更安全的?!?/p>

          我的血液因他所講的話而冰冷,但我不相信他。

          「你想要我什么?」我質問他,試著讓我的聲音聽起來勇敢一些。

          他笑了,年老、刺耳的笑聲像是要把他的骨頭都搖散了。

          「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的友誼,親愛的孩子,」他說著,

          然后發現他的回答還不夠讓我明白,又繼續解釋,

          「我要你跟我一起踏上旅程。我的工作高尚,而且你會是個很好的學徒。

           而且可能,當我結束的時候──」他疲倦地嘆息,骨瘦如柴的手指滑過他細瘦的白椅。

          「可能那時候,我的工作會是你的?!?/p>

          我站起來,緩慢地移動到門邊,但他的眼神沒離開過我。

          「你瘋了,」我告訴他?!肝覌寢寷]死。她沒有?!?/p>

          「你自己看吧,如果你真的要這么做,」他說著,一邊指著門。

          我輕蔑地瞪了他一眼,朝著出口狂奔。

          當我的手靠近把手時,他輕柔地說出我的名字。

          我不想這么做,可是我還是轉過身。

          「你之后的路并不好走,朋友。萬一你覺得受不了了,我是說萬一,」他說著,

          停頓了一下,他的手掃過房間,「你知道哪里可以找到我?!?/p>

          我甩上身后的門,一步并兩步跨過破舊的樓梯。

          我離開圖書館,手腳并用地爬上腳踏車,快速沖回家。

          前門大開。我跳下車,腳踏車重重地倒在地上,我小心翼翼地走向家里。

          那個老男人在說謊──他一定是。

          然而,眼淚開始刺痛著我的雙眼。我的心撲通作響,我踏進家門,呼喊著我媽。

          但沒有回應,我走向了廚房。

          直到今天,我還是不明白她為什么這么做。

          我一生都活在緬因州的這個小鎮,盡可能避開公共圖書館。

          在我20幾歲的時候,我曾鼓起勇氣踏進去。

          當時我的生活還很好,我的恐懼轉變成無聊的好奇心。

          地下基地曾經的入口只是一片空白的墻。

          我詢問了圖書館員那個地下室現在是什么樣子,即使我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沒有什么地下室,她回答我。那里從沒有過地下室。

          事實上,如果她沒說錯的話,這個區域的地方分區條例是不允許有地下室的。

          自從我那久遠的生日之后,

          我一直受甜膩到惡心的氣味困擾,那討厭的柑橘與松樹混合氣味。

          當我在廚房看到我媽倒在血泊里的那天,我聞到了。

          當有個自稱是我爸爸的男人敲了我大學宿舍的房門,

          求我給他錢,我拒絕后又差點被打死,我聞到了。

          當我老婆的第二胎流產,我聞到了。

          當她的第四胎再次流產,我聞到了。

          當我長子開著別克家庭用車酒駕害死他女友,我聞到了。

          我老婆病了之后,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聞到。

          去年她死了,而現在是我近半個世紀以來第一次獨自一人。

          現在我每天都會聞到它,像是一個邀請。

          幾個月前,我回到圖書館,

          那個有個古老把手的小橡木門在那里──就在它以前的那個地方。

          那之后每個傍晚我都會散步經過圖書館,但我再也沒進去過。今晚我可能會。

          我超怕死掉,沒錯,可是最近我更害怕繼續活著。

          那個老男人是對的──我的路并不好走,而且我不覺得以后會變得比較容易。

          「讓你的悲傷安息,朋友,讓他們留在其長眠之處?!?/p>

          他承諾會給我解藥。一個避難所,他說的。

          他說的是真的嗎?只有一個方法可以知道。

          畢竟,我仍然知道要去哪里找他。

          相關推薦:
          午夜精品福利在线导航小视频_国产成人亚洲欧美一区综合_人妻系列日韩心得_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无码

          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