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
        1. 恐怖小故事:我認識湯米太妃的那一晚

          2022.11.16 懸疑故事 1746

          我認識湯米太妃的那一晚

                 身為一個警察,我在職業生涯中目睹過許多事物,許多很糟糕、惡心的事物。見證過那些畫面不禁會讓人思考人性到底有多么的邪惡。我看過很多事件,我永遠無法忘卻的畫面,它們烙印在我的腦海里好多年了。我看過人類所做過任何超乎你所能想像的殘忍的事,但這些回憶之中只有一個讓我至今仍耿耿于懷,那一次的事件讓我好幾晚都無法入眠。每當我回想那整起事故,我的胸口總會感到很沉悶,至今仍讓我感到很恐懼。

            我遇見湯米太妃的那一晚。

            1987 年 7 月 24 日

            「操,我們有一通來自 Tenner 街的 911 報案電話?!刮业拇顧n,亨利(Henry),靠在駕駛座的車窗邊說著,打開我的車門。

            我手里端著兩杯咖啡,彎腰坐在方向盤后方,我把另一杯咖啡遞給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真棒啊,我原本還以為我們可以有一個安寧的夜晚。那邊有什么樣的情況?」「接線員說有一個年輕的女孩打電話報案,說家里有家暴的情形?!购嗬呎f邊小心翼翼的喝著那熱騰騰的咖啡。

            「太棒了,我好愛介入吵架的情侶之間 ?!刮覈@著氣說我把咖啡放在杯架內,打開車頂的燈,駛離加油站,開上高速公路。我的手指緊張地敲打著方向盤,我們已經接過無數的案例了,但我每一次總會感到很緊繃。家暴代表其中一方失去了控制,失去控制的人行為無法預測,無法預測的人相當的危險。

            幾分鐘后,亨利指著車窗外說:「Tenner 街在那?!埂钢懒??!刮肄D著方向盤說著

            那條路很暗又很安靜,一棟又一棟矮小的屋子陳列在一塊。我確認報案的地址后,停到一間有兩層樓屋子的車道上。我看著周遭,試著看看附近有沒有好奇的鄰居。整條街一片死寂,完全沒有人影。我走出車外,夜里溫暖的風吹過我的臉頰,把我的帽子吹歪了些。亨利從隔壁座位里的后照鏡里看了我一眼,看著我走著。

            「我什么都沒聽到?!顾吐暤卣f著,看著那棟房屋的前院。所有的窗簾都拉上了,但我們還看得出來里面燈火通明。

            「也許他們看到警車的燈光后就沒在吵架了?!刮倚χf,走向前門。亨利跟著我一起走著。

            「你先請吧?」亨利揮手示意我先走

            「你還真是有禮貌呢?!刮艺f著,舉起手敲著門「哈羅,我們是警察。請開門!」我大聲地說

            我們等了一會,屋內有個腳步聲,慢慢地邁向我們。接著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我好像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是個男人的聲音。

            「請你打開門吧!」我又說了一次,在門上敲著又是一片寂靜,接著我聽到有人低聲的談話著

            終于,有人把門打開了一點點

            一個女人看到我們后臉紅了起來

            亨利摸著帽沿說著:「晚安,小姐。我們接到了一個家暴的報案可以請你開門嗎?」「這里的一切都很好?!顾驼Z著,她的雙眼透過門縫看著我們「拜托離開我們吧,我們沒事的?!?/p>

            我一手放在門上,堅定地問:「可以讓我們跟屋內的那位先生跟我們談談嗎?」屋內傳出一個冷酷的聲音,似乎掌握著這一切。

            「沒事的瑪莉(Mary),讓他們進來吧?!?/p>

            那女人顫抖著,舔著她的嘴唇,往后退一步打開了門。我們走進門后發現了她的不尋常之處。她的頭發很凌亂,雙頰通紅,眉毛下冒著汗。

            她看起來受到了很大的驚嚇。

            我跟亨利脫下我們的帽子,我微笑著試著讓她感到安心些,她關上了門。

            「晚安,警察先生們?!?/p>

            我轉身看著客廳,我的心跳暫時停了一下

            有個男人坐在客廳中間的椅子上面對著我們,但他不像個男人。他的臉孔不太尋常,有點像外星人。他微笑著,露出那不像牙齒的牙齒,只有一抹白色的,毫無牙縫的東西在他口中。他的鼻子像是一顆突出的瘤,有一雙相當亮的湛藍雙眼。他的皮膚相當的完美無瑕,相當的白凈。他有一頭短短的金發,穿著一件白色T恤,上頭寫著紅色卡通字體的「Hi」

            他讓我想到娃娃,但又不太像

            「看來我們之間可能有點誤會?!鼓悄腥藙右膊粍拥恼f著亨利看了我一眼,看來他也跟我一樣被那男人的長相嚇到了。他清了一下喉嚨,往前走「我們接到一通報案電話,說這邊有人在爭論。我們只是來這邊確保一切都沒事,一切都很安寧?!?/p>

            那男人露出一抹更大的微笑,「瑪莉跟我有一些些意見不同之處。并不需要警察到這?!埂刚垎柲拿质??」我問著,我突然感到全身的背脊發涼,像是有一根冰冷的手指摸過我的脊椎

            「我的名字是湯米太妃?!?/p>

            我把帽子戴回頭上,「好的湯米,你是這位小姐的丈夫嗎?」湯米舉起他的拇指,慢慢地撫過他的嘴唇,他的臉上露出大大的微笑亨利舉起眉毛問:「先生?」

            「他不是我的丈夫?!刮疑砗蟮呐说吐暤卣f著,我還以為我聽錯了。我轉身看到了她,瑪莉,站在樓梯邊,一臉蒼白。

            亨利走向她,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問:「小姐? 你還好嗎? 怎么了?」她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她的雙眼睜大著,露出血絲「拜托請把他趕出門?!刮彝蝗桓械骄湫?,我轉向湯米,他早已站起身,就站在我的面前,臉上還掛著那抹微笑「她只是有點沮喪」他柔和的說著「她無意那么說的?!刮铱粗嗬?,他也跟我一樣提高了戒心,這個怪異的男人,這情況,那女人眼里透露出的驚恐,這一切都不對勁。我全身感到一股寒意

            「你對我的女兒做了什么?」那女人對著湯米怒吼著「先生,請你往后退?!刮艺f著,一手放在槍套上。女兒? 是她打電話報案的嗎?

            湯米只是揚起他的眉毛?!竿笸?? 警察先生,我只是在配合你們辦案而已?!顾粗疑砗蟮哪莻€女人,瑪莉「我只是想回歸跟我家人的生活?!购嗬咽址旁跍椎男靥?,輕輕地把他推離我面前,「先生,我需要你先坐下,直到我們解決這一切?!?/p>

            湯米,微笑著往后退了幾步,但沒有坐回去椅子上。他的雙眼看著瑪莉,他們之間看起來相當的緊繃。

            「小姐瑪莉對嗎? 家里面有小孩嗎?」我輕聲地問著,站在她面前,試著不讓湯米看著她

            她看著我,雙眼泛著淚?!杆阉龓蠘橇恕顾嬷樋拗?。我的心跳加快著,看著亨利

            「我去看看?!购嗬f著,走過我身邊

            隨著亨利走上樓梯,我轉過頭看著湯米,問他:「發生了什么事? 跟我說說吧?!箿椎碾p眼亮了起來「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先生,你做了什么事?」我往前踏了一步,詢問著湯米沒有動作,「我做過了很多事呢警察先生?!购嗬芸斓嘏苌蠘翘?,我緊盯著湯米,試著觀察他的反應。他只是露出微笑,盯著我看「屋里還有誰?」我問著瑪莉,我背后的寒毛直立她只是繼續地哭泣著,很明顯地感到很沮喪,但終于開口說了:「我的丈夫我的女兒」

            「我就是你的丈夫啊?!箿仔χf,他聳聳肩,向我眨了眼?!府斔趩实臅r候總會說些怪怪的話。你知道的,女人總是如此?!?/p>

            突然間,瑪莉握緊拳頭,對著湯米大吼:「你對麥可做了什么? 莉莉在哪里? 你對他們做了什么?」

            我被她突如其來地大吼嚇了一大跳,心跳加速著,試著理解這一切。在我還來不及開口時,我聽到亨利在樓上喊著

            「我的天??! 他媽的搞什么鬼??? 他媽的這是什么情形?」我打開槍套,握著手槍。我感到又驚恐又困惑,我的頭感到一陣暈眩。我看著湯米的笑臉,我慢慢地退到樓梯邊

            「亨利?! 發生了什么事?」

            我的搭檔走了出來,雙眼睜得大大的,一臉慘白。他不停的顫抖著,不斷的禱告著「亨利!」我大喊著,眼睛盯著湯米

            亨利的雙眼瞪得大大的,露出血絲,指著湯米說:「把他,把他戴上手銬!」接著他跑下樓梯,手還指著他「你這個變態! 你怎么可以這么做 ? 你怎么可以對一個小孩那么做?」亨利跑過我身邊,在我還來不及反應時,他把湯米撲倒在地「你這個變態殺人魔!」他們在地板上滾動著,怒吼著,亨利試著把湯米制伏在地,湯米臉上的微笑已經消失了,嘴唇在他那無瑕的臉孔上形成了一條線。

            瑪莉哭倒在地上,一臉驚恐,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我把槍掏出來,指著我搭檔跟湯米的方向。亨利把湯米壓倒在地,膝蓋抵著他的背,把他的手銬拿出來,銬在他的手腕上。

            「你這個邪惡的混帳,你會死在牢里的?!购嗬轮谒?。我走向前,把他拉起身,試著安撫他。

            「亨利! 跟我說,發生了什么事?」

            他咬著牙,閉緊雙眼「他他那女兒已經死了?!箿组_始笑著「噢真是天大的誤會啊。雖然看起來是那樣,但我可以跟你們保證她還活著?!箿邹D過身看著我們「我很在乎那小女孩。我絕對不會殺她的。她只是因為打電話被我處罰罷了?!?/p>

            亨利瞪大雙眼說:「我的天啊」接著他大叫著跑上樓我感到一片混亂,我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什么情況。我的槍指著湯米,看著瑪莉蜷伏著身軀哭著。

            「你的丈夫在哪?」我問著,試著理解一切「他媽的現在是什么情形?」瑪莉只是前后的搖動著,她沒有回應,我單膝跪在地,抓著她的肩膀,把她的頭轉向我「瑪莉! 你的丈夫在哪?」

            她泛著淚指著樓上,她顫抖著說著:「他他把他帶到臥室里我想」接著她又繼續哭著

            我的嘴巴感到相當的干涸,試著不看那個在地面對著我笑的湯米突然間,亨利在樓上喊著:「快上來,我需要有人幫我把她帶下樓,她還在呼吸! 快??!」我看著湯米,確保他不會輕舉妄動,跑上樓,我聽到亨利似乎掙扎著,似乎移動些什么,突然間我看見了

            我看著在主臥室角落里的那張床,四根床柱豎立著,那個丈夫被插在其中一根床柱上他的嘴被撕裂了,嘴唇貼在地面上,血流在地板上。那跟木制的柱子貫穿了他的喉嚨,他全裸的身軀被吊掛在那,全身布滿瘀青跟割傷。地板上都是糞便跟血跡,我往后退,試著大叫

            他媽的,他媽的,他媽的…

            我聽到亨利在喊我的名字,但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懾住了,很想嘔吐,但我發現我無法呼吸突然間,聽見了一個高分貝的尖叫聲

            瑪莉

            我聽見樓下有東西被拖在地板上走,接著瑪莉的尖叫聲消失了亨利試著呼叫急救人員,我感到一陣暈眩,靠著墻壁,試著不跌倒在地。我往下看,看著湯米原本的位置

            他跟瑪莉一起消失了

            湯米被破壞的的手銬留在地面上

            「我的天啊,他媽的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低語著接著屋內停電了

            我聽到亨利嚇了一跳的聲音,我的背靠著墻,試著聽出湯米的行蹤,我的心跳聲相當的大聲

            「把燈打開??!」亨利大叫著

            我在一片漆黑中走著…接著我聽見了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我走到了亨利跟那女孩在的那房間內,我跪在地上,呼喊著亨利突然間,一片燈光閃著我的雙眼,我舉起手遮擋燈光。亨利放下他的手電筒,他蒼白的臉孔透露出驚恐

            「到底他媽的發生了什么事?」他怒吼著

            我試著回答他,但當我看到在他懷里的那女孩時開不了口。她看起來還不滿五歲。繩索在她身上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無盡的繩結,她的雙眼是闔上的,嘴巴被膠帶封住。我注意到她的臉頰似乎鼓鼓的,像是里頭塞滿了東西。

            我伸手把膠帶撕下來,血液滴在我的手上?;祀s著血液及唾液的東西從她的口中流出。

            「我的天啊…」亨利低聲地,顫抖著說

            一堆又一堆尖銳的大頭釘從她的口中掉落到地面上。我一臉驚恐地跟亨利隊看著。亨利慢慢的,小心翼翼的伸手進入她的口中,把剩余的釘子取出,一臉作惡的把它們丟到地上。

            「什么樣的怪物會這么做?」我說

            「那還不是最糟的事…」亨利說著,搖搖頭接著說:「你仔細看?!顾阉砩系哪羌⌒〉狞S色裙子掀了一小部份起來,當我感受到冰冷的金屬物體時,我全身都軟了下來。

            「搞什么…他怎么怎么會」我只能胡言亂語的說著,胸口感受到一股濃烈的恨意亨利把她的裙子放了下來?!肝蚁胨枰喈旈L的一段時間才有辦法復原?!箘x那間,門后傳來一個聲響,聽起來像是有人正在走上二樓。我舉起我的手槍,亨利把他的手電筒關掉,靠著墻,惶恐的看著我。

            「殺掉那混帳?!购嗬驼Z著。

            我站起身,握著槍的手心冒著汗,我靠著墻,望向那黑漆漆的走廊。

            我聽見樓梯口傳出一個低語聲

            「有警察受傷羅,有警察受傷羅,嘻嘻嘻嘻嘻嘻嘻 …」我拉出掛在我腰帶上的手電筒,放在手槍下緣,指向那聲音的來源「動手!」亨利嘶吼著

            我打開手電筒,心跳加速,準備開槍時,發現…沒有人在那里。我到處掃視著周遭,看著任何一個陰影,但那走廊并沒有人影。我舔了一下嘴唇,走了出去,手指放在板機上「你躲在哪里…」我自言自語的說著,背脊流著汗。我走下走廊,看著扶手下方。所有的一切都很安靜,鴉雀無聲。

            「支援人員快到了?!?亨利在我背后輕聲的說,我轉身走回那房間內。我們必須盡快離開這該死的房子。

            我把手電筒關掉,屈膝跪在亨利跟那小女孩身旁。他把她遞到我懷里,我小心地抱著她,看著她泛著血的蒼白臉孔。她看起來奄奄一息。淚水幾乎從我眼中一涌而出,我緊緊的閉上雙眼,搖著頭。

            「我懂」亨利說著,他嘶啞的聲音說著:「你有看到他嗎? 有看到瑪莉嗎? 他們跑到哪里去了?」

            走廊的盡頭傳出了一個回應,從那死去的丈夫臥室里傳出的「我很遺憾,她似乎發生了一場意外…」

            我跟亨利都嚇了一大跳,轉頭看著那片漆黑。一雙閃亮的湛藍雙眼在走廊的盡頭看著我們,像是鉆石般閃爍的雙眼。

            「瑪莉在試圖走到地下室時從樓梯上跌了下去,摔斷了她的脖子」湯米揶揄的說著:「我很遺憾,今晚的一切可能都成了一場災難了?!乖谖疫€來不及開口說話前,亨利已經站起身,大吼著掏出他的手槍。他往前走了幾步,往他開了三槍,他的雙眼消失在一片漆黑中,我們還能聽見那混帳在另一個房間內的嬉笑聲「待在這?!购嗬麘嵑薜恼f著。他走到走廊上,關上了臥室的門,流著我在一片漆黑之中,在那扇門關上之前,我看見了紅色跟藍色的燈閃著,是我們的支援,他們到了。

            亨利急促的在走廊上走著,呼喊著湯米。當他走到在遠處的那主臥室時,他的聲音變得較為模糊不清了,接著是一片死寂,我秉持著呼吸,像是怕空氣從我肺里逃出一樣。

            我靜靜地數著心跳聲一二三…四…

            亨利被用力地拋向我面前的房門,木屑噴灑了一地,他的頭貫穿了那扇門,臉直接撞在墻上,我聽見他脊椎斷裂的聲音。我驚慌失措的哭喊著,深深的吸著氣,感到無盡的惶恐。

            我需要逃離這…我需要逃離這…我需要逃離這…我緊緊的抱著那女孩,站了起來,汗水滴在衣領上,我咬著牙,舔了一下乾裂的嘴唇,聽見湯米走下樓梯。

            「有警察受傷羅,有警察受傷羅,嘻嘻嘻嘻嘻嘻…」我望向窗外,看到兩名警察正走向前門。

            當我還來不及呼喊他們時,湯米已經打開了前門,臉上帶著一抹微笑「請問有什么問題嗎,警察先生?」他若無其事的說著,他把門關上,擋住了我的視線我知道我的時間有限,我把那失去意識的女孩背在我的肩膀上,跑下樓。我已經聽見外頭傳出了尖叫聲

            我跑進廚房,全身冒著冷汗的眨著眼,撞到了墻壁,我的肩膀很痛,但我只想找到出口就在那!

            是一扇玻璃門!

            我把那女孩抱在懷里,打開那扇門,走進一片漆黑,當我感受到那溫暖的空氣時松了一口氣。我靜靜的把門關上,聽見湯米又走進了屋內。我彎著身,走在屋子周遭,全身提高著警戒。

            當我走到前院時,看見了那臺警車

            那兩位警察的喉嚨被撕裂開了,陳尸在車頂上

            「天啊」恐懼感充斥著全身,我好想得到解脫

            「趕快跑」我向自己說著「在他發現你之前快逃離這!」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沖向我的警車,沒幾秒就推開了那車門,我把那女孩放進車內,緊張的看著身后。

            確保她的安全無慮后,我跑到駕駛座,像是要把門拆下般地拉開車門,我跌進駕駛座,發動了引擎,當我倒完車,排檔準備踩油門時,我看見了那扇前門被打開了。

            我看到所有的前門都打開了

            每一棟在 Tenner 街上的房子都是這樣

            我排到 D 檔后把油門踩到底,輪胎發出了聲響,疾駛在路上時我看到了湯米太妃從每一戶家門走了出來,臉上帶著那令人作惡的微笑。

            「我的天啊」我低聲地說著,「他入侵了整個社區」我轉過彎,駛離那惡夢,逃離那屠殺的場面遠離湯米太妃。

            —————————————————

            那晚至今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事了。我每一天都想著我所目睹的那驚悚的畫面。你要怎么跟沒有親身經歷過那景象的人解釋那一切? 你做不到吧,所以我也只能默默的忍受那痛苦的回憶。

            在那次事件后湯米就消失無蹤,當我把那女孩送進醫院后,對著無線電一次又一次的大吼時,那社區完全的消失了。沒錯,消失了。

            那怪物把那里所有的一切都燒至灰燼。

            所有的房子,每一個人,整條街。幾個小時后當我在那急診室時聽見他們這樣跟我回報,我還記得我當時站在醫院外,雙手還沾著血跡,看著遠處的那片火光。

            我看著那地獄般的景象

            但至少這一切并不完全都是悲慘的結局

            在我那晚救出那女孩后,我還是有跟她保持聯系。很慶幸的,她存活了下來,也在她的人生中找到了幸福。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從那場惡夢中復原的,但她做到了。我偶爾會拜訪她跟她的先生。

            她真的是個很棒的人

            我在幾天前去拜訪他們的時候,他們向我告知一個極佳的消息。

            他們跟我說他們即將成為父母了。

           ?。ㄍ辏?/p>

          相關推薦:
          午夜精品福利在线导航小视频_国产成人亚洲欧美一区综合_人妻系列日韩心得_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无码

          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