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
        1. 驚悚恐怖故事:我幫助我的丈夫售賣他的尸體

          2022.10.24 懸疑故事 806

          我幫助我的丈夫售賣他的尸體

          屠刀砰地一聲落了下來,回響了一次,兩次,又一次,我在地下室把我的丈夫肢解了。

          我用保護帶把他的頭吊在一只正在沸騰的坩堝上,然后開始去骨,切肉,把尸體的其余部分包好,以便運走。

          “別把我切得比平時分量小?!彼逶≡谯釄宓姆枷阏羝?,說道。

          “我必須這樣做,否則我們沒辦法滿足所有的訂單?!?/p>

          “我是難得的美味。我們希望做到供不應求?!?/p>

          “同時你也會讓人上癮,我們不希望有瘋狂的顧客追殺我們。在我找到讓你更快再生的方法之前,我都會切成小份?!蔽铱吭谯釄迳?,嗅了嗅。”新釀的啤酒怎么樣?有什么不同嗎?”

          “有的,我已經能感覺到我的細胞在刺痛?!?/p>

          “真的嗎?我希望是這樣,因為我真的已經沒有辦法在不影響口感的情況下促進生長了?!?/p>

          “我覺得你中頭彩了。這肯定會讓我們的生意不費什么力氣就更賺錢?!?/p>

          “也就是你這么想,”我說,用手背抹了抹額頭?!八械墓ぷ鞫际俏以谧?,你只是在那閑著?!?/p>

          “嘿,再生可不是小菜一碟,你知道的。更別提還要每天被人宰割?!?/p>

          “這可是你的主意,美味佳肴先生?!?/p>

          “而且是個絕妙的主意,如果我自己說的話?!?/p>

          “我不知道,我開始覺得這主意真的沒那么棒?!?/p>

          “我們賺的錢‘沒那么棒’?”他表示懷疑。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懷念和你在一起的日子?!?/p>

          “這是什么意思?我們一起做了很多事啊?!?/p>

          “沒錯,在家里等著你再生,這樣我就可以在第二天把你切碎。我懷念和你在外面的日子,Nax。做情侶們會做的事,你知道嗎?”我嘆了口氣,把最后一部分打包好?!昂昧?,我要去運這些東西了?!?/p>

          上樓之前,我把他的手機放在他面前的柜臺上?!叭绻行枰裁淳徒o我打電話,想想今晚你想看什么電影?!?/p>

          一分鐘后,當我進入車內時,我的電話響了?!癗ax ?”

          “嘿,Roo。我只想說我愛你?!?/p>

          我笑了笑?!拔乙矏勰??!?/p>

          “你說的沒錯。我們不怎么在外面活動了,所以我想通過語音和你一起開車出門?!?/p>

          “你想得真周到?!?/p>

          當我把他的尸體碎片運給我們的熱心客戶時,我很感激Nax的陪伴。這是我所懷念的,我們同意從現在開始把它作為我們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然后我剛剛從車道拐過來?!蔽艺f。

          “歡迎回來!”

          “你決定好看什么電影了嗎?”

          “我在想,我們可以——”

          聽到打碎玻璃的聲音,他倒吸了一口冷氣。我的心頓時一沉,我從車里跳了出來,摸索著我的鑰匙跑到門口。

          “Nax ?發生了什么?”

          “我想有人闖進來了!我沒有面朝著那個方向,但我呃呃呃!”

          “Nax!”

          我的心跳加速,幾步沖下地下室的臺階,當我看到一個蒙面人把Nax驚恐的、被噎住的腦袋從保護帶上解開時,我倒抽了一口冷氣。

          “嘿!”我一邊朝他沖去一邊大叫。

          他把Nax拽了出來,踢翻了坩堝,把一波冒泡的啤酒潑向我。幾乎沒有任何反應時間,我跳上了柜臺,鞋尖被燙出咝咝聲。

          那人把我裹得嚴嚴的丈夫包了起來,跑向破窗逃走了。我沒有放棄,我把鍋碗瓢盆扔在地上,從一個跳到另一個,當我通過那個沸騰的水坑,我立刻跟在他后面狂奔。

          我爬出窗戶后,看見他進入一輛等在外面的面包車逃走了。我毫不猶豫地跳進我的車里,一想到他們會對我毫無防備的丈夫做什么,我的心跳就狂跳起來。

          在街道上高速穿梭后,他們成功地甩掉了我,他們甚至沒有我可以用來追蹤的車牌號。我抓起手機,無奈地盯著手機發呆。我不能打電話叫警察。我不能給任何人打電話。沒有人知道我們的可疑業務。

          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里,我在每條道路、每個路邊、每條小巷里漫游,我疼痛的心緊繃著,腫脹的雙眼渴望看見那輛面包車的影子。

          告訴過Nax我們應該在事情失控之前停止。這筆錢令人難以置信,但我們的客戶越來越上癮,要的也越來越多。但他太虛榮,太驕傲了,他停不下來。

          現在,他將會死于被吞噬頭骨,因為沒有人會等著他自然再生。而且除了我,也沒有人知道如何釀造合適的啤酒來加速再生。

          當我不得不停下來給車加油時,我的手機響了,我掏出手機,看到一個私人號碼發來的信息,我的情緒發生了扭轉。

          告訴我啤酒的原料

          Nax一定告訴了他們這一切是怎么運作的。這意味著他們不會把他的頭骨吃得一干二凈。他還活著,我們還有希望。

          原料十分特殊。你們無法輕易得到。把我一起帶走。我會為你們釀造啤酒。

          休想。我可以弄到任何東西。把原料告訴我

          你能弄到黃帶箭毒蛙原質,黑寡婦蜘蛛粉末,和太攀蛇的尖牙嗎?

          沒有回復,我坐在車里,焦急地用我的指甲敲打著手機,直到屏幕再次亮起。

          準備好原料等我去取

          不僅僅是原料,還有釀造的方法,時間,以及溫度。一旦你弄錯了其中任何一個,都不會成功。帶上我。我會每天幫你釀造,只要我能和我丈夫在一起。

          又過去了五分鐘。

          30分鐘后來接你

          希望和恐懼交織在一起,刺激著我的心臟。我跑回家,沖向地下室,腳步咯吱咯吱地穿過已經凝結的啤酒。

          我把我試驗過的幾百盒食材推到一邊,直到找到我藏在最后面的那一盒。我檢查了上面的標簽,確保一切沒有錯誤。

          我準備好了。

          我堅定地吸了一口氣,把盒子扔進挎包里,緊緊地抱著它在門口等著。十分鐘后,一輛熟悉的廂式面包車沿著大路開過來,停在我們的車道旁。

          側門開了,還是那個蒙面人,他急忙向我招手。我鼓起勇氣,沖過去跳進車里,車門在我身后砰地關上時,我退縮了一下。

          當我們開車離開時,我的心跳隨著面包車引擎的轟鳴而砰砰作響。屋后的光線很暗,我坐在離那人最遠的角落里,抓著我的挎包,盡量不去理會那股酸味。

          “我丈夫還好嗎?”我問。

          那個男人摘下了他的面具,他的眼睛充滿血絲,眼神狂亂,當他向我撲過來時,我倒抽了一口冷氣。

          他把我按住,我的尖叫聲在車里回響,他的牙齒咬進我的肱二頭肌,撕掉一大塊肉。

          他放開我,堵住我的嘴,我慌忙跑開。我抓著受傷的胳膊,驚恐的眼睛緊緊地盯著他。

          “你和他不一樣,”他失望地咆哮著,吐了吐我的血。

          “對,我不是,”我說,被這野蠻的成癮表現嚇得渾身發抖。

          “還有其他和他一樣的嗎?”

          “他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嗎?”

          “我想聽你親口說?!?/p>

          “他是他們種族的最后一個,因為人們沒有足夠的耐心等待他們自然再生,迫不及待地把他們吃得只剩下骨頭?!?/p>

          他罵罵咧咧地往一旁吐口水。

          我盯著他,坐了起來,努力恢復平靜?!拔伊髁撕芏嘌?。你最好做點什么,否則我會暈過去的?!?/p>

          他一邊抱怨著,一邊扯下袖子,粗暴地把它纏在我的手臂上,讓我感到畏懼。我還沒來得及再問關于Nax的事,他就把一副手銬扔在我腿上,嚇了我一跳。

          “把它們銬在背后?!?/p>

          “我在這里是出于我自己的自由意志——”

          “把它們銬起來,不然我來動手?!彼麉柭曊f。

          我畏縮了一下,但還是堅持自己的立場。”聽著,我現在很痛苦。我要見我的丈夫。我不會做任何極端的事情,也不想做。如果你想讓我去釀啤酒,你——”

          “你不是去釀酒。你是要告訴我們怎么做?!?/p>

          “那行不通。這是個精細的程序,我已經做過無數次了。而你什么都沒做過。只要一個錯誤就會毀掉一切?!?/p>

          他瞪著我,嘴唇顫抖著,努力尋找他想說的話?!安弧恪覀儭涯阍撍赖陌o我?!?/p>

          他不等我答應,一把奪走挎包,粗暴地搜了我的身,開始翻找。

          “小心點!”我說?!霸显谀抢锩?”

          他沒理我,把每一個夾層都翻了一遍,然后把包扔到一邊,怒氣沖沖地坐回去?!安粶蕜??!?/p>

          “我不動?!睅酌腌姾?,我又問:“我丈夫還好嗎?”

          “你想要我回答什么?他沒有感覺到痛苦,所以你到底想問什么?”

          “他確實感到恐懼?!?/p>

          “那他可能是嚇壞了?,F在給我閉嘴?!?/p>

          他直率的回答就像給了我一記耳光,我努力保持鎮定,避免再次激怒他。

          面包車突然停了下來,那人猛地把門打開,然后抓起我的挎包,把我拉了出去。當他抓住我受傷的胳膊時,我大聲喊叫,但他并不在乎,他轉向從駕駛座上下來的看起來更年長的男人。

          那個年長的男人呆呆地看著我血淋淋的樣子?!笆裁础阋Я怂豢?”

          “他們不一樣,”年輕男子抱怨道。

          “你這個白癡!你差點把一切都毀了!我們可能會受困于不會釀酒!沒有肉吃!”

          “爸爸,我不是——”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在我耳邊炸裂,那個年輕男子倒在了地上。

          我喘著粗氣往后退,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又驚恐地盯著老人手中的槍。

          “媽的智障,”他對著尸體咕噥道。

          “你…剛剛殺了自己的兒子嗎?”我用顫抖的聲音問道。

          他抓住我的包?!霸缱咴绾???梢陨俜殖鋈c肉?!彼脴屩噶酥肝也抛⒁獾降囊蛔髲B的側面?!巴沁呑??!?/p>

          這比我料想的要嚴重得多,我不想激怒那個男人。我走在他前面,聽著他的指示,他把槍口頂在我的肩胛骨之間。

          我們走到大廈后面的一間小屋里,我屏住呼吸,等著他打開五個門閂。門嘎吱一聲開了,燈一閃一閃地亮著……當我看到一具頭骨被放在血淋淋的桌子上時,我的心幾乎跳了出來。

          “不!”我跑過去,用顫抖的雙手撫摸著我丈夫被啃食的頭顱殘骸?!芭?,Nax……”

          “退后!”那人吼道,把我扔到地上?!澳闶裁炊疾辉S做!”我來做!”

          “你殺了他!”我抽泣著?!笆裁炊疾皇A?!你把他全吃光了!”

          “少他媽騙我,”他咬著牙說?!八嬖V我,只要大腦完好,他就能再生?!?/p>

          我用顫抖的手擦去眼淚?!八拇竽X還在里面?”

          “為了不讓我的白癡兒子吃了,我不得不把他鎖在外面?!彼贸鲆桓F鏈,用槍指著我?!澳闳フ驹谀抢?,背對著柱子?!?/p>

          我站起來?!安?,我必須——”

          “這兒的規矩不是你來定的!”

          我退縮了。他有武器,但我有能力。他也知道這一點。我必須讓他信任我。

          “先生,我是唯一知道如何釀造這種啤酒的人。你想要肉,我想要我的丈夫。Nax和我都愿意和你住在一起,給你提供吃不完的肉,所以就讓我帶著他吧?!?/p>

          我能看出他眼中的猶豫,于是我繼續說道,“我已經做過無數次了,與其浪費時間教你整個過程,不如我來動手做,這樣會更快?!?/p>

          “好,就你做吧?,F在就做?!彼盐业陌鼇G在桌子上?!八f我們需要一只坩堝和一套保護帶。這些東西可以嗎?”

          他指了指一只有我的鍋一半大的坩堝,還有一副看起來像改造過的馬具。

          “坩堝太小了。它無法容納他完全再生?!?/p>

          “他說他是從上到下再生,而不是從內到外。這個就夠了。反正我也不喜歡腿?!?/p>

          “好吧,在下面生個火,把保護帶掛在兩英尺高的地方?!?/p>

          在他干活時,我在我丈夫的頭旁邊掏空了我的背包?!癗ax,如果你能聽到的話,你會沒事的?!蔽业吐曊f。

          我抱著他的頭骨,小心翼翼地調整著他彎曲的下巴,輕輕地把它套進保護帶。接著開始按照這個釀酒的特殊配方往鍋里倒滿酒,并投入特殊的原料。

          “做好了嗎?”那人問,他的眼睛和他兒子一樣狂野,舌頭輕輕舔著嘴唇。

          “是的?!?/p>

          “現在該把他浸在里面?”

          “不,不。是利用蒸汽的作用?!?/p>

          “不錯”。他用槍指著我?!叭フ驹谀莾?,背靠柱子?!?/p>

          “不。我——”

          他用手槍抽打我,我大叫一聲,倒在地上。

          “不要違抗我,”他咆哮道。

          “我什么也不會做的!”我說著,從他身邊退開。

          “你的工作已經完成了。你不是我的客人,你是個奴隸。給我站在那兒,否則我就把你們兩個分開?!?/p>

          我不想和Nax分開,只好默許了。當他把我拴在坩堝對面的柱子上時,我不安地看了他一眼。

          “還要過多久我才能吃到東西?”他問。

          “如果你吃了第一個長出來的東西,那么你就只能吃到這個東西,因為它永遠會第一個長出來。你要等到——“

          “我等得夠久了!”

          “好吧,好吧。他的眼睛大約十五分鐘后就會長出來。你可以把它們吃了?!?/p>

          在那十五分鐘里,我們都靜靜地盯著Nax,那鍋啤酒隨著我焦慮的心的節奏汩汩作響。我的疲勞和疼痛開始占據我感受的主導地位,我調整了一下自己不舒服的姿勢,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當在Nax眼窩里發出一絲微光時,他喘息著走近Nax的時候,發出了一種令人作嘔的咂嘴聲。

          “再給它們一分鐘,”我說。

          “去你媽的,”他一邊說一邊把手伸進去,撲哧一聲挖出了那兩只正在迅速膨脹的眼睛。

          他呻吟著把它們扔進嘴里,大聲地咀嚼著,我很反感對他那令人作嘔的樣子。他舔了舔手指,然后開始舔頭骨本身,吮吸著眼窩,我厭惡地轉過身去。

          一分鐘后,我聽到了一聲喘息,我回過頭看,只見他倒在地上,腫脹的嘴唇發紫,緊緊地掐著自己的喉嚨。不到五秒鐘,他那雙狂野的眼睛就永遠地被馴服了。

          我松了口氣。迫在眉睫的危險消失了,我滑下來坐著,一邊哼著歌分散自己對疼痛的注意力。一邊等著Nax再生,我的頭忍不住朝胸前點著。

          …….

          “Roo?能聽到我說話嗎?求你醒醒?!?/p>

          我睜開眼睛,看到我躺在小屋的地板上,Nax正一臉擔憂地低頭看著我。

          “Nax !”

          我掀開蓋在身上的防水布,坐起來想擁抱他,但他卻拖著雙手和殘缺的軀體走開了。

          “我有毒,記得嗎?”他說,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沒能掩蓋他眼中的創傷和愧疚。

          “你沒事吧?”

          “沒事,多虧了我出色的搭檔?!彼男θ菹Я??!安贿^,你受傷了。你需要去醫院?!?/p>

          “那很簡單,但你真的沒事嗎?你被活活吃掉了!”

          他戰栗著說“是的,我可不想再經歷一次了。這讓我想起了遇見你之前的日子。幸虧他們讓我說話,不然那些小丑會把我的腦袋挖干凈的?!?/p>

          我把防水布蓋在他身上,滑過去,緊緊地抱著他?!爱斘铱吹侥愕念^骨在那張桌子上時,我好害怕。我還以為我失去你了?!?/p>

          他把蓋著的頭靠在我的肩上?!癛oo,等你再把我剝到只剩頭骨,我再生完可以不再毒害你之后……我想我們是時候退休了?!?/p>

          我放開他,拉下防水布,驚訝地睜大了眼睛?!罢娴膯??”

          “真的。我們存的錢夠你后半生用了。所以,讓我們盡情享受吧。讓我們去旅行,去瘋狂……去做情侶們會做的事?!?/p>

          我再次把防水布蓋在他身上,緊緊地摟著他,他咯咯地笑了起來?!拔覑勰?!”

          “我也愛你?!?/p>

          相關推薦:
          午夜精品福利在线导航小视频_国产成人亚洲欧美一区综合_人妻系列日韩心得_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无码

          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