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
        1. san值狂掉的恐怖故事:佩德羅是一種精神狀態

          2022.10.18 懸疑故事 2154

          佩德羅是一種精神狀態

          耳語從大約一周前響起,幾乎與此同時我發現太陽穴上有個腫塊。兩者之間存在一些聯系;這從一開始就是顯而易見的。那時我正在做早飯,突然傳來一陣低語。我整晚聽到的都變成了一個聲音。

          “早上好”,這聲音說道。

          這聲音高昂又沙啞,就像是微風吹起了春天的花粉。我一動不動地站著,雞蛋在爐子上的鑄鐵鍋里發出微弱的咝咝聲。

          “呃,你好”,我對著空無一人的廚房大聲說道。

          “你的早餐聞起來很棒”,這聲音愉快地回應?!拔沂菒耗?,我要吃掉你該死的眼睛?!?/p>

          我的小鏟脫手摔到地上。

          “你能重復一遍嗎?”我問道,緊緊拉著浴袍以抵御突然的寒意。

          “早餐的部分還是其他部分?”

          “其他部分?!?/p>

          這聲音向我確認它是惡魔,并重申了一遍對我眼睛的計劃。接著它加入了一些新的信息: 它的名字是佩德羅。 惡魔是它的職業。 它已經向我低語許多年,并對我終于聽到感到驚喜。 這聲音建議我去檢查一下太陽穴上的腫塊。當我在浴室里嘔吐完之后——存在主義的恐懼總是有其讓我作嘔的方式——我檢查了腫塊。它的大小和彈珠差不多,摸起來很硬,并且比周圍的皮膚看起來更蒼白。我戳它的時候并不感到疼痛,但那聲音的音量確實增大了。它現在在唱歌(是聲音而不是腫塊)。圣誕頌歌。

          有什么東西在輕舐我左眼球的背部。我尖叫了起來。

          聲音消弭了。

          我的早晨自此有點兒走向低谷。我不吃早餐了,把半熟的煎蛋喂給垃圾桶。相反,我試著借酒消愁恢復理智,起初是葡萄酒,接著是朗姆酒。但我只是在上午十一點前喝得爛醉如泥。字面上的爛醉如泥(原文為piss-drunk)。我沒能及時趕到衛生間,只好在瑪麗用來裝飾客廳的多肉植物和仙人掌堆里小便。

          在我痛斥自己的整個過程中,那聲音一直很安靜,但那只是一種易碎的沉默。我把注意力放在某物上,等待著它說話。在我熄燈小睡之后,佩德羅再一次向我低語。

          “你感覺怎樣?地毯周圍有尿跡,你知道的?!蔽腋杏X糟透了,有種力量輕輕壓在我的雙眼后面。這感覺就好像牙齒落在眼球上,釉質尚未真正破壞表面的張力,但這些牙齒隨時可以猛地合上、磨碎、咀嚼。

          我嗚咽啜泣。

          一條無形的舌頭扎根在我頭骨里的某處,開始從內向外地舔舐。

          喔,耶穌,基督耶穌,拜托停下來,我乞求。

          “你之前察看過你的腫塊了嗎?”佩德羅問道。

          我小心翼翼地按了一下太陽穴。我的指尖沾上了一種油膩的黃白色液體,這種物質聞起來就像漫溢的垃圾箱里漏出來的雨水。腫塊張開了。我又戳了一下,意識到這團東西實際上已經裂開了,就像郁金香迎接春天一樣。有彎曲,有隆起,有血肉,中間是一個洞。

          我的頭誕生了第三只耳朵。

          “你,該死的,眼睛”,什么東西在我意識里尖叫。音量驚人,仿如淋上汽油的圣誕樹被閃電擊中一樣點亮我的神經。我從沙發上摔了下來,蜷在地板上。

          今晚剩下的時間,佩德羅一直保持沉默。

          第二天早晨,在打電話通知過我的公司我將辭職再也不回去之后,我發現第四只耳朵的“花苞”。那是在我左側胸腔下面一點兒位置的一個小小腫塊。當我用一束光照在那團肉上時,我能清楚地看到一只不超過25美分硬幣的小耳朵的輪廓。接下來的一周,越來越多的腫塊發芽,然后長出各種形狀和大小的新耳朵。

          我身上到處都是斑點,那是由新的身體部位產生的水痘。我的指紋加深然后擴散,直到變成旋轉的肉墻。小小的耳朵附滿雙手。當我把手指放在墻上時我聽到如此糟糕的聲音。

          “這是地獄電臺”,佩德羅告訴我?!奥?,用你的新耳朵。所有的,一片片的?!?/p>

          “為什么?”我問道。

          佩德羅沒有回答。

          那天晚上,我因體會到一種可怕的新感覺從睡夢中醒來。那是一種巨大的壓力,尖銳之物刺向我。

          “等等”,我乞求道?!罢埻!?/p>

          兩只眼球一起炸開了。某物在啃食我的視神經,撕扯著,咀嚼著曾經是我眼睛的癟袋。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光線徹底消失了。我尖叫著直到失去知覺。

          熟睡時,我夢到許多樹枝頭搖晃的光。在夢里,天空暗無群星,只有一個紅點映著黑夜。它看起來像懸掛在空中的一個刺傷的創口。

          我醒來后不再痛苦,但我看不見了。不只是看不見;我失去了雙眼。有一種潮濕、黏膩的物質從眼窩里滲了出來。我用長滿了小耳朵的手指刷掉了它。它們現在到處都是,那些耳朵。小的大的,它們從我身體的每一寸生長出來,把聲音拖進我的身體,就像魚鉤勾住魚一樣。

          我幾乎淹沒在每一次呼吸所致的轟鳴里。鄰居的電視聲音太響了,從我本該是眼睛的地方流出了更多的液體。飛機呼嘯,衛星游移,所有的一切都令人痛苦,所有的一切都十分清晰。

          最糟糕的是地獄電臺和佩德羅作出的承諾。當我爬過地板時它發出牢騷。我的胃耳朵拖在地毯上發出刺耳的聲音,疼得我嘔吐了。我看不見我嘔吐時的樣子,但從它的質地和嘴里留下的肉塊來看,就連我的嘔吐物都塞滿了耳朵。

          “你本該聽我的”,佩德羅幸災樂禍,“當我告訴你不要聆聽時?!?/p>

          在我寫這篇最后的報告時,我能感覺到佩德羅在我的腦海里鬼鬼祟祟。它因饑腸轆轆而吵鬧,舔舐我腦子里的肉。它的舌頭像一棵剃須刀片做的圣誕樹。因為我每根手指末端都是軟殼,所以打字很困難,也看不見屏幕。

          但我能聽到我按鍵的聲音。我眨了眨臉上的一些耳朵,幾乎能聽到這個故事自己縫合在一起。但也不完全是,所以請原諒一些拼寫錯誤。

          地獄電臺在我周圍噼啪作響,當我感覺到第一顆牙齒咬上我的灰質時,我張開下巴耳朵大笑起來。

          佩德羅真的只是一種精神狀態。

          相關推薦:
          午夜精品福利在线导航小视频_国产成人亚洲欧美一区综合_人妻系列日韩心得_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鸭无码

          1. <progress id="uxnnw"></progress>
            1. <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input id="uxnnw"></input></object></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

              <button id="uxnnw"></button><button id="uxnnw"><object id="uxnnw"></object></button>